2008年11月9日 星期日

河的生死,誰能決定?



之前曾在新聞中略聞板橋楠仔溝的爭議與抗爭,結果在這期的社大課程中,花了兩堂課(室內與室外)的時間,讓我們對於整個大漢溪的水文與歷史發展,和河川與板橋的發展關係,有了初步的瞭解。之前提到板橋,腦中想到的不外乎是林家花園和台北縣政府,然後就是捷運板南線沿線車站的名字了,但卻很少去瞭解到,板橋的地名由來,為何當初林家選擇定居板橋,而當地的河流水文與城市發展的關係為何?透過陳健一老師語重心長的講解,也讓我對於認識一個地方的發展,有了不同的想法。




其實在上學期的時候,我們也看了在新店尚存,被蓋上鐵絲網與地毯發臭的瑠公圳,這次又看了被加蓋成道路,只保留一小段也是不斷發臭的公館溝,原來過去我們對待河川圳溝的方式,就是先把它搞的不成河樣,然後再把它蓋上眼不見為淨,這其實也是很台灣人的處事方式,一切都以快速方便思考,而不是去思考過去的歷史和未來的發展,有多年的時間,居住在台灣的人都覺得自己只是暫居的,而許多移居台北縣市的人,也都覺得這只是暫居工作的地方,因此無形中形成了能用就好的短視思考邏輯。而政府的官員或民意代表,往往也遷就於任期與選票,因此在施政上的選擇,就會選擇「看的見」的事情,特別是大型的工程,卻忽略了「維護」、「修繕」等維持性的工作,規劃上也缺乏長遠的願景,因為考慮到的往往只是幾年後的選舉是否能拿出看的見的政績而已,在漠不關心與圖利自己的交互作用下,許多值得保存的事物,就默默的在我們身邊消失了。




關於楠仔溝的介紹與守護行動,閱讀網站中的說明會是最清楚的,所以在此就不多談了。其實不管是楠仔溝上即將興建的快速道路、淡北快速道路,或是蘇花高,究竟要在哪裡開路,要用什麼樣的方式興建,要走什麼路線,或是我們是否真的需要這些道路?其實都是有很大的問題和爭議,但在楠仔溝的事件上,可能因為他是很地方性的一條小河,當地的居民可能只當它是一條令人不快的臭水溝,所以並不重視它的存在價值,即使有一些人努力推動,這是板橋最後一條沒加蓋的溪流,但在源頭早已被暴力的興建捷運機房而斷源,連土地使用登記能都從行水區被幕後塗改成為綠地,真的看起來是無力可施。河的生死存歿,就在少數有權有錢的人手上決定了,而努力奔走的人,卻被認為是破壞建設的狂熱份子,蠻令人灰心的。




站在橋上,一邊是那段尚未被染指的楠仔溝,遠望還能看見林口台地和觀音山,雖然沒經過處理的家庭污水就這樣大剌剌的流入楠仔溝,但是河邊還是有努力生長的植物,有小白鷺、夜鷺等鳥類生存,一邊則是已經興建的藍色橋墩,還有欲蓋彌彰的綠化工程,究竟哪一邊才是這條河流的未來?哪一邊才是你覺得理想的未來?我們是否有選擇的權力?或是只能任憑擺佈?在地人是否有決定的權力?外地人是否有參與意見的權力?有許多的問題其實我沒有答案,也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或思考,因為我也明白要恢復或是重新建設這一段河流的面貌,其實是一個非常大的工程,即使是南韓李明博當年的首爾清溪川工程,看似偉大和大刀闊斧,但事實上施工也有許多不合生態之處,未來也仍存在許多的問題,在台北縣陸續進行污水下水道建設後,未來可能楠仔溪的水也將消失,重新引進大漢溪的水,也會牽涉到土地徵收的問題,而目前規劃的綠化工程,也只是把更多的水泥和人工景觀放在溪旁,而這種困難重重又會得罪許多人的事,誰願意做呢?我只覺得小時候唱的歌中,「我家門前有小河」這樣的意象,離台灣人只會越來越遠,因為小河不是在高聳的堤防內,就是在加蓋的馬路下,不然就被高架橋蓋住不見天日了。



更多相片請見:










社大081025楠仔溪



延伸閱讀:

‧被切割得破破碎碎的河流
http://www.wretch.cc/blog/nanzaigou/6455299

‧守護楠仔溪
http://www.wretch.cc/blog/nanzaigou/

‧清溪川的死亡與再生:我們學到了什麼?
http://tw.myblog.yahoo.com/river-tw/article?mid=1688&sc=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