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年2月26日 星期四

愛上登山--寫在雪山攻頂之後

愛上了爬山,除了愛山以外,也愛爬山的人....(寫於2004年2月)


  今年的冬天異常的寒冷,冷到想買個電暖爐都會買不到,也因此台灣的許多山頭都飄下瑞雪,就連陽明山都下雪了,前些日子同學傳給我他在花蓮木瓜溪拍到奇萊北峰白頭的照片,然後又看到某位新竹科學園區員工拍的照片,可以看到雪山等幾座山脈也堆積著靄靄白雪,我覺得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雖然無法趕上山去擠看雪熱,但是難免會有種興奮之情。

  自從上次登高山回來,腦中常常都浮現著高山的美景,還有許多平地不常見的植物,但除此之外,其實整個爬山的過程,跟人的互動相處,更讓我印象深刻。

  我覺得登山親近自然很美,但是整個登山的過程,是要建立在很完備的規劃,齊全的裝備,還有謹慎小心上,一如在登山前,嚮導就在遊覽車上不避諱的談了一大堆山難或事故的故事,也許有人會覺得還沒登山就講這些真是觸霉頭,但我覺得也許嚇嚇大家,讓每個人都自然產生警覺之心,總比屆時出任何意外來的好。尤其是嚮導警告雪山的黑森林部分岔路很多,連有位算是蠻有經驗的嚮導都曾經一去不回,這讓大家在一路上不敢隨意脫隊,總會注意自己是否在隊伍中,不然照台灣人的性格,有時候會很無心的想自己往想去的地方走,很可能就會發生意外。在這些大山之中,若不學著謹慎、謙卑,學習的代價可能會非常的大。

  也許也就是因為登山的不容易,在山上大家很自然的會互相扶持,有一種很「實在」的親密感,相較起那種實戰的登山隊,我參加的可說是老爺夫人團,只需要背自己的行囊即可,不然真的要上山,光是吃的喝的還有烹煮的工具就是重的不的了,還有睡覺的睡袋睡墊營帳,每個人不論男女一定也要分個十幾公斤,如果多天一點可能更重。不過雖然背的東西少,但因為不是很常在爬山的人,所以很多人都會面臨到從所未有的體力極限,包括我自己,這時候有人可以幫你一把,真是莫大的感激,但也不能一直指望別人幫忙,因為其他人也可能跟你一樣,正在自己極限的邊緣。不過不管是陪你走一段路,或是借個登山杖,或是一塊恢復體力的黑糖或一杯溫暖的咖啡,都是很深刻的回憶,每次想到,我都還想要跟當時幫助或陪伴我的每一個人說謝謝,謝謝你們讓我在不行的時候給我力量。

  第一次接觸到高山嚮導,才發現原來他們來自於不同的領域和工作,在這次的登山中,嚮導甚至有博士生還有空姐,從他們的身上,我看到一種熱於助人的心,看到一種寬闊和包容,也許是因為常常與山為伍,也許是因為愛山,所以也樂意與人分享最好的,在爬山的路程中,常常看見他們來來回回的走,帶隊,互相分工,那種一體的感覺,也讓我非常的欣賞。我承認自己並不是一個很心胸開闊的人,這些嚮導雖然只跟他們相處短短幾天,卻在我心裡留下美好的榜樣和印象,希望我也能夠更加成熟,有這樣如山包容萬物一樣寬闊的胸襟。

  其他還有很多自己知道卻不太知道如何表達的感覺,只能說我也因此愛上了爬山,除了愛山以外,也愛爬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