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4日 星期一

到三芝拍青蛙

星期天中午做完禮拜,就坐車到紅樹林捷運站等Robin,Robin要跟一些朋友去拍青蛙,我就去當了跟屁蟲。上了車往三芝的方向開去,我一點都不認得路(所以千萬別參考此篇遊記去玩,一定會迷路),好像是走登輝大道,右轉一條往北新庄方向的縣道,中間有經過一條可以上到陽明山竹子湖的岔路口,然後到了左邊某個大石頭的牌子旁有岔路往下開,然後就到了大屯溪生態公園。

雖說是用生態工法造成的生態公園,但我還是覺得人工了些,水池旁草地有很多小小的澤蛙跳來跳去,Robin說澤蛙的嘴像原住民一樣有黥面,水池邊開了山油點草和翼莖闊苞菊,但後來開始下雨了,加上我一副就是出來玩沒認真拍照的樣子,結果都沒拍,後來很認真的做「傘僮」,幫Robin撐傘拍照,一群人拍了很多昆蟲,有幾種鍬形蟲、豆娘、毛毛蟲、金龜等等,但因為越下越大,大家就決定先去吃飯。到了一個長滿老樹的古厝吃飯,飯後又往更山上開去,路繞阿繞的,經過了三芝鄉的橫山國小沒多久,我們在一個彎處停車,往下面的田間走去。
 


抵達時已經是傍晚時分,我們在天色未黑前先下去走一走,記得這隻恐怖的毛毛蟲就是在那時拍的。

夜色漸暗,青蛙的叫聲也漸漸多了起來,Robin回到車子拿手電筒,大家開始沿著田間找可拍的青蛙或昆蟲,其實我也沒有買閃燈,所以就拿著A200用它的機頂內閃來拍,不過拍出來讓我覺得,雖然不是最好的,但是還可以拍到某個程度,以我這種存心來玩的玩票性質,已經很滿意囉!晚上的時間我從傘僮轉為「燈僮」,負責拿手電筒來照被拍攝的主角們,雖是走在田埂上,但還是有很多爛泥,因為沒有雨鞋所以我穿著登山鞋,還可以接受。

 

晚上看到了大隻的澤蛙,跟早上看到小小只有我拇指半截那麼大的不一樣,所以就把他拍下來了,他嘴巴旁邊的紋路很漂亮呢!

這個是蟋蟀,有一隻觸角斷了一半。

晚上一直大家在找的是一種赤蛙,但因為我沒看到所以連名字都背不起來啦!但Robin一直在找想拍的是中國樹蟾,中間我們在路上有碰到一隻,但是驚動到他了,他很快就往草叢跳去,我們繞了一大圈,在香蕉樹上仔細尋找,路上還有蟑螂飛過來攻擊我,天哪!後來其中有人在一個比較難過去的香蕉樹上找到他啦!還把他的頭燈卡在香蕉樹上,好像香蕉樹是個小舞台,聚光燈打在舞台上,舞台上的主角就是翠綠色的中國樹蟾一般。

Robin很認真的照了非常多張,之後我也順便拍了幾張,雖然不是拍得很好,但是還蠻有趣的。

這一張很有趣,中國樹蟾的旁邊有一隻蚱蜢,其實蚱蜢他也可以吃的,但他們卻相安無事的在一塊兒,而蚱蜢也沒跑走,中國樹蟾像是個雕刻的娃娃不動窩在那邊,覺得這樣的畫面非常有趣,這畫面讓我當時突然想到一節聖經,但背不全,回家查了後發現是這樣子說的:

「豺狼必與綿羊羔同居,豹子與山羊羔同臥;
少壯獅子與牛犢並肥畜同群;小孩子要牽引牠們...
在我聖山的遍處,這一切都不傷人,不害物;
因為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以賽亞書11:6,9)

其實這一張並沒有拍好,因為風一直吹動香蕉樹葉,所以腿被切到了,但之後有幾張拍全的,我卻沒有那麼喜歡,很喜歡他的這個姿勢和眼神,也許這張照片切成正方形會更好些。

之後都是我幫忙拿手電筒照的,但拍了很多張之後,Robin不小心纏到電線,燈沒電就熄了,就在那短短幾秒的時間內,覺得自己失去舞台的中國樹蟾,就跳入黑暗中離開了。
 

他是鬼艷鍬形蟲(感謝rafale協助更正)。我想拍全身的話,就超過了內閃可以打的距離,所以只好拍一張,在跟人打招呼的上半身囉!

晚上回家就不繞山路了,穿過三芝走濱海的公路,在車上我已經在打瞌睡了,結果睡睡醒醒了一段時間,就被送到家門口了(難怪完全不認得路......)。
日期:2005年6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