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30日 星期四

下雨天的黑腳丫

高中的時代,每天下課都要走長長的路去搭車。

從家裡出發到學校的公車,可以直接到學校門口,但是回程卻沒有同樣路線回頭的公車,所以,我都得要走長長的路,到中正紀念堂等車。

其實我還蠻愛從學校到中正紀念堂的路線,走過國中看學生在操場打球,到央圖旁買一隻10元的黑輪,然後沿著中正紀念堂的圍牆一路往前走,從不同形狀的窗戶設計中窺看裡頭的庭園,抬頭望天空的彩霞和明亮的暮星,一路唱歌去等車。

不過下雨天可就不好走了。

中正紀念堂旁的人行道,不知道為什麼,一遇到下雨天,突然就會變成河流和小水塘,記得高一高二的時代,若是遇到要背著吉他上下學的日子下雨,真是苦不堪言,小小又不高的我,背著個大吉他,被大家戲稱只見吉他不見人,又擔心吉他淋濕,所以大部分的傘花兒都讓給吉他撐了,若是配上中正紀念堂旁的大風將雨斜斜的吹過來,可真的是要落到全身濕的地步。一路沒有什麼可躲雨的地方,到最後只好想辦法眼觀四面,找一些「浮在水面上的磁磚」來走,但是有時候一不小心還是一腳踩進池塘裡,鞋子襪子都濕透了。

以前制服連皮鞋都是一開學時學校規定一起買的,夏天的白皮鞋還好,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那雙,冬天的黑皮鞋。

好像也是某一次冬日沒完沒了的雨,穿著黑皮鞋回家,結果回家一脫下濕淋淋的鞋,竟發現白襪子都被染黑了,原來,皮鞋會褪色!?

想想那一整套制服買下來可不便宜,但是質料還真不好,夏天完全不吸汗的襯衫,唯一好處是因為顏色深所以透水也不會看到內在美,流汗後只會黏在腿上完全不透氣的黑色百褶裙,配上完全沒冷氣的活動中心幾千人在裡面每週一會,真是絕配(還好高二後全校募捐裝了冷氣),結果,又來了雙,會褪色的黑皮鞋,真是無言以對阿!但更絕的在後面。

沒想到,當我把被染黑的白襪子一脫下,連,我的腳丫也被黑皮鞋染黑啦!而且,用肥皂洗可還洗不掉,我又不能用漂白劑像染襪子一樣染我的腳丫子,就這樣,我變成了黑腳丫。每次只要冬天到,開始下起綿綿不停的雨,我的腳就這樣被那雙黑皮鞋染色,一直都是黑黑的,慢慢褪色後可能又下個大雨積水深,又被染色了,一直要等到換季,白皮鞋總算不能染我的腳為止。

告別穿制服的日子後,有時想想從國小到高中每一套不太好穿的制服,還真是虐待阿!但,想起我的黑腳丫,又不禁讓我笑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