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5月21日 星期一

她,夜訪玫瑰古蹟(上)

她匆匆的跳上了計程車:「到中山北路上,大概是雙連站到中山站中間吧!」她沒跟司機說要去的地方叫做什麼,因為想想講玫瑰古蹟,講舞蹈紀念館,可能司機也不太知道是哪裡吧!

她一邊坐著計程車還生著悶氣,要不是要等別人把資料弄好才能夠完成自己的工作,要不是都已經關機要走,還有別的部門主管拿東西要她做,週一就要出現在網站上的東西,還說是提前兩個工作天給她,她應該可以坐公車轉捷運也不會遲到的。「週末算是工作天阿!最好是啦!」她匆匆的離開公司,有個充電的小DC放在她的辦公桌下忘了帶走。

計程車司機透過她跟朋友的手機對話中,似乎感受到這個女生的怨氣,連開車的速度,都加快了......在下班時間車輛繁忙的中山北路,她下了車。

走進巷子,她正在張望該從何找起,突然看見,在大樓的中間,有一個似乎不屬於那個時空的建築,安靜的佇立在黑暗中,隱隱透出燈光,她知道她到了。

她開始找自己的朋友,因為她有時候還是會不太習慣一個人在人多的場合,尤其是自己心情很亂的時候。即使,這是一個可能大多數人在現實生活中都會比較害羞的,部落客的聚會。

在新搭的木頭平台上,她找到了朋友,和自己的位置,在忙亂中拿了朋友幫她買好的底片,裝上,心中估量著第一次用底片增感的方式去拍攝,萬一失敗也沒下次機會了,她不愛做冒險的事情,但是也只好姑且一試。

同時,她嗅著空氣中飄來的,淡淡的木頭香氣,後方的大樹給人一種沈穩的感覺,她的心也好像比較定下來了。

一開始,是豆腐魚簡單的開場,並且播放了玫瑰古蹟的過往和簡介,在她知道這個活動之前,只約略的知道一些簡短的片段和蔡瑞月老師的生平,雖然她坐的位置有些遠,但這個簡介還是補足了一些她對這個空間的認識和概念。
影片簡介
雖然她之前在推動志願服務的機構上班,雖然她自己也是一些單位的志工,但當她在看另外一群為某個理想努力的人時,還是會想問:「到底是什麼樣的力量推動他們?」她想知道是什麼點燃了這群人的熱情。


接下來有美麗的身影出現,原來是蔡瑞月老師創作的印度之舞,只見舞者隨著音樂來回跳動於舞蹈教室的空間中,她偶而按下幾張照片,開始慶幸自己帶了底片機來拍攝,因此可以專心的觀舞,如果是用數位單眼,她可能會有點貪心的不斷拍下去。
舞者

一邊觀舞的時候,她想起了之前對這個空間的想像,原來,蔡瑞月老師的舞蹈世界,比她的想像還要來的寬廣。
印度之舞
在換了昏黃的燈光之後,下一齣舞「傀儡上陣」也跟著上場,只見在一片寂靜中,男主人抱著女傀儡開始操作,雖然看不到那牽引的線,但傀儡的每一個動作,都無法出自個人的想法。她想,這是創作者本身的人生,受到了怎樣無法擺脫隨時隨地的牽制,才會把它表現在其中阿!
傀儡上陣
漸漸的,傀儡試圖脫離主人的操作,但仍無法擺脫那些牽引的線。
傀儡上陣
在拍攝和欣賞的過程中,她突然想到,可以試試看將本來會擋住欣賞視線的樑柱,作為切割主人與傀儡世界的對比。
傀儡上陣
她也在這樣的光影下,感受到一個母親連希望能照顧自己孩子,都無法如願的傷心和孤寂。
傀儡上陣

從一張舊名片說起--訪玫瑰古蹟  /  她,夜訪玫瑰古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