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4日 星期一

東北關東大地震的當天,我在北海道釧路

這次日本發生大地震,我剛好因為旅遊而人在北海道釧路,3/11當天我們下午的行程,是在展望台上,觀看一望無際的釧路濕原,濕原在這個季節,雪已經逐漸融化的差不多了,整個濕原上都是蝦夷鹿,河流曲折蜿蜒經過這片孕育北國生命的大地,十分壯闊,令人感動。

就在我們的鳥導安藤先生,說要在這邊幫台灣的朋友拍張大合照時,他站上展望台的椅子,想從上往下拍時,突然感覺到一個不尋常的震動,是先有上下震動,然後才是水平的移動,在展望台上感覺到的地震其實不會非常劇烈,當下對於那種上下震動的記憶,就是九二一的當晚,心中有點不安,遠方又響起消防車的聲音,應該是不太小的地震吧!我問了同行的英國籍旅客Bruce,你曾經經歷過地震嗎?他說完全沒有,這是第一次。因為我們當天的行程也就結束了,大家就回到車上,安藤先生會把我們送到釧路市區靠近JR站的旅館,因為隔天我們就要搭機返回台灣。

在開往市區的過程中,安藤先生立刻就打開收音機想知道最新的消息,這時我只能用少數能聽懂的日文單字來拼湊出消息來,當時聽到最清楚的單字就是Tsunami(海嘯),又一直聽到XX町XX町XX地方地震幾級的報告,安藤先生跟我們說有海嘯發生,車窗外有些道路開始出現塞車的狀況,他說是因為往河邊的道路因為海嘯而被封鎖大家必須改道,所以他很快的就開別的路前往我們要去的旅館。後來下車道別時,Bruce跟我說,他在車窗外看河的時候,有看到一陣浪往裡面推進去,我想可能是海嘯往河裡衝進的餘波吧!不過因為也不是我看到,無從得知。


我們住的旅館就在釧路JR站旁巴士站賣票處的樓上,交通十分方便,放好行李後,原本想繼續原定的行程,到和商市場去,不過走到市場時,已經接近打烊時刻,鐵門都拉了下來,想改去附近的購物商場,但看起來也已經關門,原本以為這裡因為比較鄉下一點,所以店都很早關門,但街道上又響起警報的聲音,唯一聽的懂的單字也就是海嘯警報,聽了令人覺得不安。不過因為還是要吃晚餐,所以就往本來想吃的爐端燒老店前進。

看了一下店位置的地圖,是往河邊的方向,突然想到在道別時,安藤先生曾建議,如果要逛的話不要往河邊的方向,會是比較安全的。不過我們是不甘心的觀光客,覺得那間店離河邊還有一段距離,又想要散步走走看一下釧路市區,所以還是走去碰碰運氣了。走過北大通,看起來應該是大條的聯絡道,但旁邊的店家也都關門了,打烊時間是七點,當時其實才六點多而已,路上的行人也不多,警報夾雜著原本路上的商業廣告廣播出現,想想可能是因為地震和海嘯的原因,所以店都提早關了吧。走到接近老店,看到原本24小時開門的便利商店,貼上了「臨時休業」的紙條,老店在的位置看起來是一條滿佈餐廳的街道,除了少數一兩間餐廳還有亮燈,其他也都關門了。所以我們只好往回走,想說看到有什麼餐廳就吃吧!

後來因為經過的餐廳,都不太合意,看起來都是高價或是剛好是我們中午有吃過的類型,還有一間是才站在門口,老闆就出來說他要打烊了。最後就決定到還有開的Lawson(日本連鎖便利超商)購買一點食物回去,也就當成我們晚上的晚餐和血拼了。進來的日本人每個人都是買一大包食物離開,看起來好像是在儲備好幾天的食物。

回去打開NHK新聞,一邊煮水準備泡麵,才發現這是個規模比九二一還大的地震,看著電視轉播各地的災情,想說若是台灣播放這些畫面,在不清楚我們所在位置的情況下,那大家應該以為我們已經掛點了吧!還好最後一天住的是方便上網的商務旅館,就拿出了epc趕快上網報平安,並透過我妹幫忙打電話聯絡其他成員的家人。所有電視台的節目也都停播,改成地震和海嘯的警報和資訊傳遞,不斷播放需要警戒的區域,也有報平安的內容,當時所有的電話、手機都打不出去,但是網路卻很神奇的有通。上網一看台灣新聞,發現這個地震已經被當成災難片在報導了,內容聳動,但其實當時我在看NHK新聞時,雖然沒辦法聽懂,但是看著旁邊跑動的字幕,卻是很清楚知道所有的消息,每次餘震發生的時候,也會立刻有警示的聲音,立刻出現每個地方的震度是多少,播報的主播感覺是震驚但很自制,因為餘震不斷,後來播報時也就戴著安全帽以防萬一。

本來晚上還想去旅館的溫泉泡一下,不過也因為地震的原因就關閉了,如果真的發生很強的餘震,大家光溜溜的從裡面衝出來應該很尷尬吧!XD 晚上我們各自在洗澡的時候,也都有大概感覺接近2級的地震,有一個搖的比較久,不過震度不大,所以還好。

後來朋友給我他弟弟在東京的手機電話,也用MSN聯絡上在東京工作的大學同學。晚上羽田機場已經恢復,不過還是不確定隔天的狀況,在東京的同學還傳消息來說,聽說釧路海水倒灌,你那邊有事嗎?剛好窗外警報音又響起,我查了所在位置離海邊河邊都有一公里以上的距離,又在六樓,感覺應該還好,想想隔天應該才會是奮戰的時刻,就先去睡了。當晚其實不會驚慌失措,因為我們住的地方離災情有一段距離,另外也因為已經經歷過台灣的九二一,心中有點譜大概會是怎樣的狀況,所以心情是冷靜而儆醒的。

隔天六點就醒來,立刻上網查詢班機的狀況,看起來羽田的起降是沒問題的,不過釧路機場起飛的班機,只有我們要搭程的那一班寫「欠航」,其他的都會照常起飛,因為沒有很理解欠航的意義,到了七點半吃早餐才知道就是班機取消的意思,照原本計畫搭乘八點二十分的巴士到釧路機場,詢問後的確那邊飛機就是直接取消了,我猜想是因為前一天羽田機場還有問題,所以該飛來的飛機沒有飛過來吧!但若要趕上我們國際線回台北的航班,第二個選擇就是候補上下一班的飛機,可是那一班也早就已經客滿,只剩下晚上八點十分起飛到羽田機場的班機,所以我們又詢問了週日從羽田回松山的班機是否還能候補,若轉由日本國內其他機場回台灣(到桃園中正國際機場)是否有可能,但因為他們的網路系統也有一點問題,連他們可以知道的資訊也非常的少,所以JAL的小姐也只能盡量幫我們處理,先幫我們預留了晚上八點十分的位置,又排了下午三點多班機的候補。

看起來若要搭乘原本的航空公司,一定會到週一以後才有可能回到台灣,但是我們當中又有非要回去上班不可的人,另外這麼大的震災,不知道後續還有什麼狀況,前一天在新聞中我們也看到福島的核電廠有些問題,想說還是盡快離開會比較好,先確認了旁邊ANA的班機尚有座位,又請JAL小姐再次確認我們羽田往台北的班機位置沒有被取消(因為擔心在釧路沒上飛機,就被視同趕不上),又透過台北的周姐幫我們在台灣端做確認,後來就狠狠的刷了卡,買了日幣41200的單程機票,從釧路飛羽田機場,其實這班飛機也是延遲了幾次,最後12點才起飛。確認好回家的路後,也才鬆了一口氣,開始拍照和逛逛名產店。

到了羽田機場,因為是不同航空公司的轉機,所以只好拿著大行李,坐著接駁巴士到國際航廈轉原本的JAL航空,原本用機器check-in的時候還有一些問題,還好改用人工後,就順利的拿到登機證了。羽田機場旁邊有些人應該是因為之前班機被取消,所以蓋著毛毯在旁邊休息,人數其實還好不多,而且毛毯領的地方和回收處也很明確,並沒有很像難民的感覺,大家只是靜靜的等待,只是因為剛好是週末,班機幾乎都是全滿的狀態,所以不容易候補上。此時真得覺得我們這一行非常的順利,原本要排的景點幾乎都玩到了,若我們早一天或是晚一天,都會遇到更困難的狀況。(早一天可能連回台灣的國際航程也被取消,那就會鋪毛毯睡機場,晚一天我們賞鳥的行程就會被迫停止)。在羽田機場正在買抹茶年輪蛋糕時,其實也突然震了一下,結帳的小姐都很緊張,後來在出境的免稅商店陪mindy買皮夾時,跟小姐用英文聊天,其實他也是非常害怕,很想要回家,不過因為工作的緣故所以還是要來上班,但日本人的情緒真的算是控制的很好,可以感覺雖然害怕,但其實都還是很冷靜的在處理一切,這一點還蠻令人佩服的。(壓抑的民族個性阿~但是那種得獎的時候卻又是大家會哭成一片,反而災難時大家都很冷靜自制,真的是很神奇的民族)

搭上回台灣的班機,心情真的輕鬆很多,在搭機前其實也知道了福島核電廠在下午早已爆炸的新聞,不過因為我們一直都在機場內部,另外若真的有輻射塵或是其他問題,機場方面應該早就會有警示或處理,我們也都沒有被告知需要隔離或檢查,表示東京部分當時還沒有危機,(倒是回到台灣看到網路已經在流傳東北季風會把輻射塵吹過來的消息)。第一次從松山機場做國內線起降,看著熟悉的台北盆地逐漸接近,熟悉的建築、甚至花博一一出現,真的很有回家的感覺,跟以前降落在中正國際機場時,完全是不同的FU阿~但也許也是因為歷經一番波折才回到台灣,更覺得回家的可貴吧!

後記:我們真的是不幸中的大幸,也深刻感覺到能用錢解決的是都是小事阿!也請大家繼續為日本的震災守望禱告,也希望台灣政府能夠藉由日本震災的應變,規劃出更好的防災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