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2日 星期六

10 places of My city--Hualian花蓮之一:東苑

花蓮是我從小到大唯一離開家的地方,在這邊只念了兩年書,但是卻非常喜歡在這邊的日子,剛開始來到花蓮的時候,說老實話很不習慣,因為從一個沒有「交通自主能力」(除了大眾運輸工具和11路以外,任何車,包括腳踏車都不會),到自己要開一台車來去,從一個台北市寸土寸金的大學(中興法商,後改名為台北大學,從前門就可以看到後門),到一個超級廣大,從前門到後門恐怕要走一小時,還有很多校地未開發的東華大學,有許多的不適應,但是有比以前更多的自由,雖然研究所的兩年,還是有很多恐怖的回憶,像是從研一開始常常生病一直拖到現在都有後遺症,報告論文一直被催,一直到現在都還很怕別人催我的心理恐懼但是對於花蓮這塊土地,卻有很深的情感,每每在台北被人群嚇到的時候,總是很懷念那片綠色的大地,和隨時可親近的藍色海洋。
1.東苑:這就是我在花蓮住兩年的地方,學校前門附近的學生公寓社區,話說當年決定要到東華唸書,所有的準備工作都是非常趕的,加上我那時候還到美國去探親旅遊,所以很多事情也沒辦法處理,結果在美國的時候得知,我沒有抽到學生宿舍,真的是晴天霹靂阿!因為研究所和大學部的學生不斷增加,但是學校沒有經費蓋宿舍的情況下,之前就把研究所宿舍的一半,變成大學部男生宿舍,原本一人一間的規劃變成二人一間,但是我人在美國也不可能馬上回台灣並且到花蓮找宿舍,而聽說比較「適合人居」的地方,都早已經被舊生在上學期就訂下了,越聽越悲慘,所以我只好請我當時的男朋友幫我打聽,因為他以前也是念東華的。結果很幸運的,他的一個研究所同學原本留在花蓮教書,但是他臨時決定要回台北,要找個人來頂他的房間,不然之前他已經付了一年的租金了,因此就變成,他救了我,我也救了他,回台灣後,跟當時的男朋友兩個人當天來回花蓮,就是去看這個房間,辦電話過戶,辦租約的過戶。(來回的當天也是很恩典,我們來回票都沒有買到位子,但是去程找到一個小包廂,可以坐在火車的窗台上,我們就一路看誠品好讀到花蓮,回程的時候我憑著直覺選了兩人的位置,結果一路坐到宜蘭附近,站了兩站後,我又看到兩人空位,一路坐回台北)

直到開始唸書後,我才知道住在東苑有多棒,我好幾個同學都因為找不到住宿的地方,住在奇奇怪怪的地方,有個還搞不清楚狀況住到壽豐去,有個住在農家裡,房東天天給他喝羊奶,結果他天天拉肚子,而看起來比較豪華的蓮緣三,也在我們快畢業的時候,鬧出很大的水電費是營業用電費,住戶聯合抗議管理不當等問題。而東苑的管理一直都很不錯,租約清楚,環境舒服,維修服務很好,如果燈泡或是電器壞掉,很迅速就會來修理,管理員經常都在,掛號信包裹代收,也不太容易有被誤拿的情況。但是也不是每一間都那麼棒,像是住在中間幾棟的人比較容易被晚回的摩托車聲或其他人吵到,住在一樓也比較容易被開門聲吵到,到後來我也才知道,我住的那一間真不錯,因為在邊角,所以比較安靜,陽台看出去可以看到海岸山脈,但是也不會整個太陽光直射進來,三樓的高度不會太高走的很累,也不會太低而濕氣較重,而交誼廳就在我的樓下,想下去看電視還蠻方便的,只有球賽開始的時候容易被臭男生吵到而已。

想到我的房間,就想起很多的回憶,我覺得可以有一個真正屬於自己獨立的小空間真好,可以自己布置,自己打掃(而且會很認命,因為是自己弄亂的,不是很無奈的收別人弄亂的),可以把自己完全的藏起來,讓我覺得很有安全感,之前我一直會覺得,沒有住到學校宿舍是一種損失,但是後來卻覺得,也許這樣保留一點獨立和距離感,也讓我可以用比較中立的態度去跟同學相處,特別是一些因為生活習慣不合而產生的問題,我比較不會遇到。在自己的小天地裡面唸書,在裡面自己煮一人份的餐,在裡面發呆,在裡面躲起來哭,可以自己安排自己生活的步調,真是懷念我的房間阿!回想起來,真的很感謝當時男朋友的幫助,和上帝特別的恩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