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25日 星期一

賞鳥賞花:大同電子到關渡

如果不算之前到關渡自然公園參觀,這算是我第一次賞鳥吧!常常很羨慕Robin帶團出去賞鳥或野外勘查,所以終於狠下心,在4/10(日)一早5:40就把自己從床上挖起來,準備去賞鳥囉!(中間還發生了很多曲折且阿呆的事 ,唉!)

首先在台北車站集合,坐捷運到唭哩岸站,領隊先講解今天的路線和路線的特色,然後就穿過巷子往大同電子的方向前進,其實在巷子裡大家就開始注意了,一下子在屋頂的天線上看見大捲尾,一下子又看見珠頸斑鳩,我只覺得真是太強了,這樣小也能發現阿!戴上Robin借我的雙筒望遠鏡(賞鳥必備工具,但好的還真貴阿!前一天Robin問我,你要借一萬五的,二萬五的還是四萬的,快把我嚇死了),開始練習,不過一開始真的啥也找不到,所以旁邊的人開始傳授用望遠鏡的方法,就是先看往你要看的方向,舉起望遠鏡一看,應該就可以看到了,試過之後果然還蠻有效的,另外還需要調整雙筒望遠鏡至看起來清晰,要調整雙筒的距離和看出去的焦距,不過,我說不太清楚,大家還是像我一樣找個好老師吧!

血桐


勳章草

從大同電子過馬路後,開始沿著一條小溪前進,這條溪被污染得有點嚴重,因為一路走過去都避不了一股難聞的味道,真的是很可惜,但河岸邊耐力強的苦楝正盛開著,非常美麗,然後我...就突然開始變成賞花團了,哈哈!因為平常我注意比較多的是植物,而且我一直很喜歡苦楝的,剛好路比河岸高出許多,所以竟然可以直接看見苦楝細小的花,可以這麼近的觀察,像作夢一樣。後來我們一邊拍一邊看路旁的植物,包括盾形葉的血桐、開滿一拱門的雪白的山素英、枇杷、蓮霧、桃子、檸檬、龍眼花、西番蓮(百香果)等等,漸漸的離賞鳥隊伍越來越遠了,哈哈!
左上枇杷,右上毛桃,左下龍眼花,右下蓮霧

山素英

沿著溪岸往前走,有一個地方因為施工封住了,所以我們繞路走高架橋下的工地,一路都是灰塵,光禿禿無生機的灰土地,和一直接連到遠處的高架道路,Robin說這裡被破壞的很嚴重,以前他很喜歡來這邊賞鳥,但是這個高架橋一蓋,對這邊的生態造成很大的影響,真是可惜。
左圖遠處就是新蓋的快速道路高架橋,自行車道有很多有趣的圖案,這是彈塗魚


往前走接到沿基隆河的自行車道,也趕上了前面的隊伍,回頭看可以看見遠處的焚化爐,先看見了飛行時脖子會縮起來的夜鷺,黑嘴黑腳黃襪子的小白鷺,停在大樹頂上神氣的大白鷺,比我想像中更小隻的高蹺鴴(真的很小,我看了半天才看到他),一旁樹林伸出的樹枝上,看見了一隻以前去關西馬武督度假村時也看到的黑色龐克頭鳥,原來他叫做紅嘴黑鵯阿!另外還看到了好多的白頭翁。繼續往前走右邊的景觀有時是稻田,有時是樹林,在左邊的草叢中,想辦法看清楚臉髒不髒來分辨褐頭鷦鶯灰頭鷦鶯,想辦法聽出不同的音階叫聲,偷偷的看褐頭鷦鶯忙著蓋房子,還想把我們引開,也看到了在這邊比較少出現的黃鶺鴒

路旁的稻田

紅嘴黑鵯


夜鷺

繼續沿著河堤走,穿過一個鐵絲門,竟然就走到關渡自然公園了,在賞鳥的牆上有一些方窗,可以躲在牆後面不干擾鳥兒,也可以清楚看見,但是那些洞有得太高了,真是不適合我的身高阿!透過望遠鏡,看見遠處的水田有一大群的感覺很大隻的蒼鷺,長的有點兇的埃及國寶鳥埃及聖,近處有一直被樹枝擋住的喜鵲(我以前一直以為是那種看起來會很喜氣的鳥耶!結果很黑,到底是哪裡喜了阿?)、白頭翁、和珠頸斑鳩,大家說有看到的番鵑,我還是搞不清楚是哪一隻,放棄放棄,總是給自己留一點進步的空間嘛!(藉口真多:p)

之後鳥會的義工拿出一個list來,一個一個唸出鳥種,統計我們今天看到的鳥類數量,好像在做什麼鳥類普查一樣,雖然擔心因為大家可能根本就是看到同一隻鳥而重複計算,不過Robin說這只是個概算,本來就誤差很大,但長期的觀察,還是可以了解這個地方的變遷。出門前又繼續拍被許多小蟲包圍的火刺木和海桐。

火刺木

走到這邊已經是中午了,不同於早上的太陽,開始有些涼意,也有點快要變天的感覺,雖然使用望遠鏡還不是很熟練,然後大家狂擠在小窗看鳥的時候也不太知道該怎麼卡位,更慘的是有時候還不知道看的是哪一隻,但我覺得今天收穫真多,第一次仔細的用望遠鏡去欣賞不同的鳥兒,欣賞他們彼此的不同,感受造物主光是在創造鳥兒時就那麼的用心,真的非常的奇妙。而且,以前在動物園或鳥園看到的鳥,尤其是關在不大的籠子裡的,或是一些腳被綁住的猛禽,總讓我覺得雖然吃的飽但是不快樂,能夠欣賞生活在自然的鳥兒,看牠們隨意飛翔,雖然對我們這種生手來說不太容易發現他們,但在看到他們時卻有更多的喜悅,也在心裡默默的祝福牠們能夠繼續自在快樂的飛翔。


海桐

後來我們繼續沿著河堤走,左邊都是隨風搖曳的水筆仔,我突然想到鳳姊在八里買的水筆仔首飾,都好漂亮喔!聽見了花嘴鴨大叫的聲音,但卻沒看到他。往前走又在一個水塘邊看見了......好吃的紅面番鴨....ㄟ.....,在台大曾看過的紅冠水雞,因為繁殖期而黃到發紅的黃頭鷺,仔細的拿望遠鏡想找尋翠鳥的影子,可惜他不賞臉不出來讓我看一眼。


水筆仔

走到接近終點時我回頭一看,突然覺得這地似曾相似,捷運蓋好後,我去了幾個有紅樹林的地方,都不太像是小時候爸爸帶我去過的地方,我想應該就是這邊了,小時候我們很少全家一起出來玩,但我一直有印象我爸曾帶我看過彈塗魚(因為太醜了,所以一直記得)和招潮蟹(退潮時滿滿的一大片,後來我也沒有再看過這樣的景觀),不過因為我們走到那邊的時候剛好是漲潮時刻,所以沒有看到他們。但關渡宮前面的一大塊地,不知道要做為何用,竟然都用土掩埋了,可憐的彈塗魚和招潮蟹又失去了一個可以安身立命的地方,我們也失去了一個美好的景觀,真可惜,希望不是拿來蓋那種可有可無的東西,不然真是不值得......

紅樹林沼澤地被填平


我們留給這些孩子的是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