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3日 星期一

【松蘿湖探幽】上山容易下山難

下山照例又要分公器,上山背的食物都已經吃完了,剩下的東西,看看能綁在自己背包上的,也只有那個二人帳了,所以就挑了二人帳,用繩子綁在自己的背包上。不過二人帳比昨天的食物更重,加上兩腿的酸痛,結果就是勉強站起來,走路變的很困難,好心的領隊Ming看我一副快掛的樣子,就把二人帳拿走,留下繩子給我背。


回望松蘿湖,真是越看越美,但抬頭往前的下山之路,卻是很漫長,嘴裡又開始唸著每次爬山都講,但是永遠不可能發生的事情:「有沒有直昇機來接我們下山阿!」

接下來的下山之路就是一路用緩慢的速度前進,林中沒有什麼流動的風,加上漸強的陽光,很消耗人的體力,通常下山我反而速度會變慢,一般人速度會變快,所以跟別人的距離也就越拉越遠。最後只剩毛球陪我慢慢的走。(這也是我拉毛球來,主要的目的,嘿嘿!)

最後熱到已經是要中暑了,而且越走頭越暈,才突然想起有帶電解質,趕快泡來喝,才恢復正常。路上還遇到一個人在路邊休息,但是水帶不夠,水壺中都沒有水了,所以毛球分了一些水給他,不然他這樣走下去,也是很危險的。可真不能小看中級山阿!

到了上山時看到的第一個休息點時,其實有點掙扎,要不要坐下來吃點東西,但是已經落後前面很多了,後來只吃糖果,繼續往前趕路,最後到了登山口,終於結束啦!在登山口附近巧遇幾個來爬山的世界展望會的社工(跟我上班的機構算是有很密切的關係),幫他們拍了合照後,也拍了這張小憩幫唯一的合照。(不過少了seegang阿!)

山下的伙伴已經等了大概一個多小時吧!這時我的腿真的已經不聽使喚了,稍微休息一下,因為天氣太熱,他們也取消了去芃芃溫泉的計畫,也沒在登山口附近煮泡麵吃,之後就驅車到市區,一家老牌的宜蘭卜肉店吃慶功宴,我在路邊還順邊買了一把有名的三星蔥當作名產,結束了這次挑戰自己,有生以來第一次重裝上山的松蘿湖之旅。

後記

回程也是搭阿邦的車,為了怕再度暈車,到市區買了暈車藥,結果一路昏睡,昏到連下車時都忘了拿錢包,隔天又麻煩阿邦從新竹送錢包到台北給我,真是不好意思。

而這次的領隊Ming也讓我體會到什麼是一個好的領隊,在之後幾次的出遊時,我有時會想起這次露營的經驗,帶給我很多啟發。

而2003年12月松蘿湖沒有成行,當時雖然覺得無法成行有些失望,但是後來卻覺得,其實這也是上帝的保護,不然在寒冷的天氣,行李更沈重,又有一群沒有露營及重裝經驗的人,可能會更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