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月21日 星期六

一句熱情的呼喊

記得剛念高中時,就從學姊口中聽過,我念的是一所「一流學生、二流老師、三流設備」的學校。


這樣的形容,在現在的我看來,是有點霸氣的,當年我對於自己可以進這間學校,也不覺得是自己了不起,覺得是上帝特別的恩典和安排吧!不覺得自己是一流學生,因此也不放在心上,但是遇到有些老師,有時候真讓我覺得老師真的有點不太好,講了半天也不知道在講些什麼,還真符合這句順口遛(當時校舍又在整修)。高一的理化老師就是這樣一個人物。


他年紀已經很大了,已經是爺爺的年紀,滿頭的白髮,人一板一眼,講起理化,印象中就是不清不楚,弄到最後大家就是各憑本事自己念,對這間學校的大部分學生來說,自己念不是難事,但是也消磨掉許多人對與理化的興趣,當時校舍又在重修,沒有什麼實驗課可以上,上課的時候特別難捱,大家都在底下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在背後暗暗的罵他。


但是忘記是哪一個機會,某一次週會,還是校慶?因為這個學校的學生有班級呼口號的習慣,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全班很大聲的一起對理化老師喊「辛爺爺好,我們是忠班」,老師很開心的聽到我們喊他,滿頭白髮的他,突然熱情的跟我們揮手。(老師曾在課堂上跟我們講過,他教書多年,一直教到當爺爺的年紀,有些以前的學生會叫他辛爺爺)


從那一次之後,不知道為什麼,我們跟老師的感情就不太一樣了,也許是熱情的那聲呼喊,讓我們之間多了一點祖孫之情,雖然老師的教學沒改變,但是老師回到課堂上多了一點溫暖的笑容,我們也樂得多喊幾次辛爺爺,辛爺爺也不避嫌的說,他最喜歡忠班了。印象中他在教過我們還是下一屆就退休了。


雖然這段回憶對我來說已經有一些模糊了(我也努力的想了一下才想起他的姓),但是有時候我會突然想起,那個改變的契機是什麼呢?也許當初全班喊辛爺爺好,是有些目的的,也許是為了討好老師也說不定。但是人就是很奇妙,當你接受到一個人的熱情時,也熱情回報,而這樣的溫暖回應,也就不斷的接力下去了,至今我腦中還會有個白髮蒼蒼瘦削的老師,穿著合身的西裝,跟我們熱情揮手的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