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8月27日 星期日

提前結束的夏天--飛往冬天的墨爾本(上)

當我離開原本的工作,決定到澳洲遊學一段時間,很多人都會問我說,為什麼是澳洲呢?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因為我跟EVA是很好的朋友,在他唸書的時代我就一直很想來這裡看看他(當他結婚的時候我也沒有機會到這裡來參加婚禮),就像是我另外一位在雪梨唸書的好朋友葳一樣,在我研究所一年級的暑假,特別飛過去找他玩了三個禮拜,所以當我離職後,就規劃要到澳洲來看看他,順便旅遊,然後再到雪梨拜訪葳之後就要回家了。不過當我在規劃離職後的生活時,又覺得很想要有一段倒空的時間,到不熟悉的環境去認識,在那邊生活(這也是我嚮往的旅行方式之一),當然,這對上班族來說是完全不可能的,除非辭職;此外,我的朋友們在澳洲都已經有自己的工作,也不可能整天跟我到處去玩,所以我就想說念個語文學校,也有機會認識一些新朋友,可以跟同學出去逛逛,就這樣,我開始準備一切事宜,不過也陷入在離職前的一團混亂之中,還好台灣申請到澳洲唸書有IDP(澳洲國際文教中心)可以協助,不管是申請學校、定機票、諮詢都非常方便,而且這些錢他們不經手,都是直接匯款到學校或是旅行社,所以也不用擔心被詐騙之類的事情,甚至我在出發前去聽了免費的行前通知,還拿到免費的背包做為禮物,真的很不錯,建議如果想去澳洲唸書的人要找IDP喔! (我的agent Maryann也是一個很熱心親切的人,感謝他的協助)


當時在結束工作前一片忙碌和混亂中處理這些申請事宜,原本要六月中出發,但後來覺得不想給自己這麼趕的壓力,所以又改成了七月中才出發,但事情也沒有因此減少,到了出發的當天中午才真正把行李收完,而且因為覺得會超重又開始把一些衣服和書拿出來,到了機場還是超重了一點點,靠著老爸跟櫃臺的人說,才一點點沒關係啦!就這樣過關了,我就開始一個人踏上到澳洲的旅行囉!走到候機的地方因為剛剛也超重了,完全不想看免稅的東西,就開始跟海寶藍講電話,講到電池快沒電,但因為需要等一些因飛機延誤而趕不上轉機的人,我坐的這班飛機整整晚了一小時才起飛,這段時間我就開始拿出我的殺時間最佳工具「數獨」,而且因為簡單的Level都已經被我做完了,所以中級的要做更久,我就坐在那邊一直寫,直到飛機起飛。

因為是星期五出發的班機,所以雖然我已經提前到機場,不管是靠窗還是靠走道的位置早已經被畫完了,只好被夾在兩個男的中間,右邊的隱隱帶著歐吉桑的味道。還好台灣飛澳洲的班機是有個人小螢幕的,可以自己選自己愛看的節目、電影、聽音樂或是打電動,比較不受別人影響。(這次是訂了Qantas的學生票,但從台北飛Brisbane的這一段他跟長榮合作,所以坐的是長榮的飛機,對於他們的服務和餐點大致上都滿意)

Brisbane國際機場

到Brisbane之後,因為要先通關,所以不得已只好把那超級重的行李領出來,因為學生票去程可以帶35公斤,所以我裡面塞滿了東西和生活用品,加上要給朋友的書和悶燒鍋等,另外冬天的衣服也是讓行李輕不下來的原因。還好我裡面也沒有帶任何吃的食物,除了悶燒鍋讓海關疑慮了一下,問我那是什麼(當然不是炸彈囉!),我回答後也沒有要求我把行李打開檢查(好險,打開後應該關不起來吧!XD)。不過因為我沒看到國內轉機的指示牌,想問機場服務人員卻在問題還沒問完就被打斷(真是怪阿!)所以多花了一點時間才找到轉機的捷運站。而且在劃位時我還把登機證放在櫃臺沒拿走,讓Qantas的小姐跑過來追我......他一定頭上三條線。(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