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22日 星期三

在藍山遇到的小朋友--澳洲針鼴

Photobucket - Video and Image Hosting

這次去澳洲是第二次去藍山。
第一次去是我缺乏運動一爬山就氣喘吁吁的研究所時代,這一次是愛爬山但還是爬的氣喘吁吁的趴趴走時代,不過這一次去藍山,大部分的時間都留給Bush Walking,畢竟親自走過才能更貼近山。

步道有分簡單和中級,自然也有熱門和冷門,我搭乘的BUS是有固定班次,可以選站上下車的那一種,大部分司機介紹必走的步道,也是景色絕美的步道,不過,其中我還是不聽話,硬要走一條路程約一小時,中級的步道。
這條步道真的幾乎沒人走,大概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我只在剛開頭尚是熱門段的時候遇過一個東方的男生,從此以後一個多小時,就只有我一個人走在山中,這條步道跟其他步道比起來,其實景色是有重複的,而且也比較累一點,但也因為沒有人走,所以在這條步道上,我聽見的鳥音、看見的鳥種類也是最多的(不過都沒辦法拍),其中讓我停留了十多分鐘的,就是這個針鼴小朋友。
在走過步道某處,突然聽見輕微的聲音,跟風吹動樹梢,自己踏過土地的聲音是不同的,我就開始往草叢中找,就看到了這個渾身是刺的小朋友。他和鴨嘴獸同為單孔目,是卵生的哺乳類動物,長的有點像是刺蝟。我停下來在灌木叢和草中的縫隙觀察他,他似乎感覺到我的存在,所以若我不小心發出一點聲響,他就開始把頭藏起來,變成一個刺球球,但感覺他似乎視力不佳,因為我站著不動的時候,他居然往我這裡走過來,讓我興奮了一下。
後來他往步道的反方向走,我還跟了他一段,看著他短短的腿和利爪,覺得真可愛,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看見澳洲針鼴,有在動物園中,也有一次在野外,但沒有一次是這樣可以跟他單獨的近距離接觸。
後來他爬上了步道旁的坡道,開始用尖嘴掘土(也就是我拍攝這張的時機),他平日的食物就是白蟻和螞蟻,也許他是在試試看有沒有好吃的藏在裡面吧!
試了一會兒徒勞無功後,他又繼續往上走了,我就跟這個小朋友說byebye,繼續還沒走完的路程。真開心在路上有他短短的陪伴,接下來我大概繼續走了半小時,終於遇到第一對老夫婦,我跟他們打完招呼的第一句話是:「我以為沒有人會走這條步道耶!」 :P
PS. 針鼴也曾經是2000年雪梨奧運的三個吉祥物之一,名字叫做Mille,黃色的身體,環保意義是「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