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2日 星期六

緩慢與極速_阿里山小火車與高鐵

和一群攝影的網友們出外旅行四天,最後一日因為晚上我需要先趕回台北,但其他人還想多走走,所以臨時決定自己坐客運或火車回去。從受鎮宮背著沈重的相機背包趕回7-11附近的客運,但是沒有預計想搭的班次,看看時間還來得及,怪叔叔幫我扛著超重的行李一路爬樓梯衝上木頭階梯,在最後三分鐘買好到嘉義的小火車車票,就這樣我搭上了一天只有一個班次的阿里山小火車,緩緩的從阿里山站出發。


 


小火車先是用後退的方式,慢慢的退向神木站,然後再緩緩的往山下前進。也許很多人都跟我一樣,那天早上清晨三點半就已起床準備搭乘祝山線看日出,小火車一路規律的搖動著就像是催眠曲一樣,雖然窗外皆是茂密的柳杉人工林綠意盎然,但是仍不敵睡魔的侵襲,一車的人漸漸睡的西哩呼嚕的。下午的光線暖洋洋的讓人發懶,正如小火車的速度,儘管一路上風景美麗,但是連相機都懶得拿出來,一路在半睡半醒之間,不經意的望著窗外的變化。



感覺好像已經過了很久很久的時間,突然穿過了有點熟悉的地方,原來就是之前曾短暫停留的奮起湖,外面的遊客興奮的跟我們揮手,想想前一天我也在外面拼命的按下快門,真是個好玩的對比。停留在奮起湖站的時間,有阿伯阿婆上來賣地瓜和便當,本來不想買的我,看著前面的人掰開一個熱騰騰的地瓜後,忍不住跟阿伯買下了他籃中的最後一個地瓜,從掌中傳來溫暖和香甜的氣息,而車廂中也為了遊客提供杯水,當時趕路來不及買任何東西的我,覺得真是幸福。



 



 


本來想看看時間的,沒想到連手機都沒電了,就這樣我只知道從奮起湖出發的時間是下午2:40,接下來就完全進入了失去時間的狀態。只感覺到窗外景物的變換,光線的移動,聽到火車在軌道上移動的聲音。窗外雖然一路都可以看到人造林,但是隨著坡度漸漸往下,慢慢的也開始看到其他較為闊葉的樹種漸漸混雜著出現,後來在路旁我還看見有標示暖帶林和熱帶林分界的牌子,看來上面的牌子我可能在睡夢中錯過了吧!


 


我常常把植物當成自己的朋友,每次看到熟悉常出現在身邊的植物,就覺得好像是常常見面的好友,到了中高海拔的山上看見的植物,就像是好久才能見面的老友。所以在這一路上,從火車窗外看見植物和林相的變化,讓我印象十分深刻,但是這樣的感覺,我沒有辦法用相片來表達,也不太知道如何用言語來訴說。就好像自己走在一條不知名的路徑上,一路看見了人生中不同階段所認識的人在身旁經過,有些是你好熟悉的鄰居,有些是曾經見過一次面的點頭之交,有些人你想不太起來他們是誰。不知道經過了多少時間,突然景色變成田園的風光,還可以看見農夫在田裡工作,忙到沒時間注意經過的小火車;有媽媽帶著孩子打開家中的後門,跟車上的乘客揮手,那時候才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平地。


 



 


通過原本是阿里山森林鐵路的起站北門站,看見仍妥善保存的木造車站後,離終點嘉義站也就不遠了。小火車經過的路段,有些旁邊就是馬路,原本我以為到了平地之後,速度可能就會快些,沒想到看著路旁的轎車颺長而過,再看著機車一瞬間就消失蹤影後,終於知道小火車的速度(還好旁邊下課學生騎的腳踏車沒趕過我們)。一到嘉義站看了時間,沒有心理準備的我才發現,我剛剛坐了三個半小時的車。「三個半小時,以前我都可以從台北坐到花蓮了呢!」我忍不住的說(現在還有一班火車,三個半小時可以從台北到玉里),突然找回時間的我,當場放棄繼續坐台鐵回台北的念頭,問了旅遊服務中心,就到嘉義車站的後站等到高鐵站的客運。


 



 


搭乘嘉義客運的BRT線往高鐵站的方向前進,只要是在高鐵站上下車的乘客都不需付錢,沿途廣闊的田園風光,和天空廣佈的卷積雲,構成了一幅美麗的圖畫,想想我真的很少到嘉義這個地方來呢!也許以後有更多機會再來拜訪認識吧!


 



 


從古老的森林鐵路走到新穎的高鐵車站,感覺有個強烈的對比,但幾次搭乘高鐵讓我有還蠻不錯的印象,所以一進站開始可以確定自己可以搭到幾點的高鐵,大約幾點會到台北這件事情,讓我有種莫名的安心(果然,我還是計較時間的台北人阿XD)。確定時間後,買好現在平日72折的自由座車票,蓋好嘉義站的紀念章,買了帶上車的飲料,直到坐上車,感覺整個人都輕鬆了下來。



 


發車後高鐵就用著極快的速度往前直奔,原本從沒注意車廂前方跑馬燈的我,第一次發現高鐵也會像是坐飛機一樣,報告現在車行的速度,看到「時速297km/h」的字從眼前跑過,就覺得實在太不可思議了。窗外的夕陽並沒有受到速度的影響,依舊用它原本的速度緩緩趁下,直到窗外轉暗,大約一小時又四十分鐘就到台北了。


 


下了車我想也沒想,直覺的就走向同樣速度很快的捷運,腦中想的是之前所經歷的三個半小時和一小時四十分鐘,那種距離和速度的強烈落差讓我覺得有一種詭異而說不出來的感覺,雖然理智上可以明白,但是頭腦裡卻有個小孩,被搞暈了團團轉到現在還在驚魂未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