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15日 星期四

在救災之後


在電視新聞中,看到緬甸的風災,和大陸四川的大地震,心理總是難過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好。面對天災,人類的力量是如此的渺小,我們也無力去抵擋什麼,但是面對因為人而造成的錯誤,導致災難更加的擴大,真的不是用「生氣」兩個字可以形容的。看到緬甸軍政府,明明已經接到鄰國印度的警告,居然可以不警告居民要先行撤離,讓那些完全不知道資訊的人民,面對越來越強的風雨,接著就是洪水排山倒海而來,屍橫遍野,就算是這個颱風的威力有如橫掃紐奧良的颶風,但政府的疏失仍難辭其咎。接下來緬甸軍政府不僅拒絕國外的救災團體進入,只願意開放物資進入,錯過寶貴的第一救災時間,而後又利用發放物資讓人民前往投票,還將國內的稻米繼續出口。天災造成的傷害很大,但接下來的人禍,卻會導致更大的傷害,災區無法重建居民生活無法恢復,許多的人將因此而死亡,兒童失怙無人照顧死亡,將導致世代的斷層,這些種種的問題,短視的軍政府都不處理,只貪婪的握著手中的權力,享受眼前短暫的利益,忽視國家未來數十年後的發展,而那些人民連活下去都有問題,更別說是心靈重建了,這樣大的創傷,該怎麼彌補?


 


而緊接著到來的四川大地震,接二連三的大災難,不禁讓人心生警惕,末世是否將要來臨。而不出人所料的,中國大陸跟緬甸軍政府同樣拒絕國外的救災團體進入,這種威權統治的國家會採取這樣的方式其實不難想見,還不是擔心國外的團體會搗亂他們眼中所謂的「秩序」,或是帶來思想上的改變,讓他們無法掌握人民的心。想起當時印度巴基斯坦震災時,當時我在救助協會上班,協會和基督教醫院合作,輪流派遣醫療隊前往,第一批進入的同事們面對了當地軍方的重重阻礙,真的很難想像有人從國外帶來了物資和醫生要來幫助,為什麼統治的軍方可以這樣斷然拒絕。但沒想到當時同行的成醫生在出發前購物時,覺得上帝提醒他要買牛肉乾,結果就靠著這些牛肉乾打通了軍方,讓他們可以順利到難民營就診,後來才慢慢的一梯次接著一梯次的繼續派遣醫療隊進入災區,就是這樣的不容易阿!


 


在緊急救災黃金時段就要過去,所謂「準備好了」的救災隊就算在接下來幾天後能夠獲准前往四川救災,其實能做的也已經有限。目前能夠做的就是災民的安置和災區的清理,之後要面對的,就是龐大的災區重建工作,不管是硬體的、軟體的,還有心靈的。


 


關於在第一時間的物資和金錢運送捐助,許多人有不同的聲音,甚至包括「該不該捐給中國」之類的意見。我個人覺得,對於緬甸的方面,目前在軍政府統治之下難保他們會如何運用,如果沒有辦法確定這些金錢和物資不是流向軍政府之手的話,建議就不要隨便的捐款,包括一般的單位要進行募捐,都要瞭解這筆款項的用途和去向,如果無法確定的話,寧可把這筆錢捐助給其他需要幫助的人,目前在網路上有一些網友提供的管道,但因為我目前也無法確定是否可靠,所以先不在這邊提及,只提醒大家在捐款的時候一定要注意。而四川震災的方面,我實在無法理解那些提出我們不該幫助中國言論的人,聖經上說,如果有人打左臉,連右臉也給他打,如果有人要我們陪他走一里路,就陪他走兩里路,我覺得我們應該要有這樣的精神,而且人民何辜?看到那些需要幫助的人,怎麼可以不伸出援手呢?如果曾經歷過台灣九二一震災,看見我們當時是怎麼一起走過來的,又怎麼能不去幫助別人呢?


 


關於應該要捐款或捐物資好?我想很多人都會有直接捐物資較好的觀念,甚至覺得應該自己買好東西,送去給那些救災團體是最理想的,以免捐了錢結果卻沒有用到自己覺得應該使用的用途上,或是那些團體把錢挪為己用等等。但我想要跟大家分享一些觀念和經驗,首先,「如果你無法信任你所捐贈或捐款的團體」,那最好就不要捐贈或捐款了,如果你希望透過這些團體來進行援助的工作,就應該要信任他們的專業和熱誠,不要去隨意質疑他們運用的方式(監督是可以的也是必要的,但是不必要的質疑也會讓這些充滿熱情的公益團體很受傷的)。第二,我覺得以個人小量捐贈來說,是捐款比較理想的,因為個人所能夠購買的實物有限,而且每個人購買的物品不同,會造成整理和運送上的困難,反而增加了整理的時間和運送的困難和成本,而企業捐贈的話,若自己本身生產的產品可以提供物資所需,直接的實物捐贈也是比較節省社會成本的方式,最好除了捐贈貨品以外,也能夠一併負擔運送的費用,以免造成公益團體在運送上的經濟負擔(特別是要運送到很遠的地方),而且在數量上需要先溝通好,以免造成資源的浪費。第三,如果災區的週邊城市受災不大,而物價沒有因為缺乏而造成不合理的過度上揚,其實盡量運用當地或該國的資源,購買所需要的物資進入災區,不僅可以節省運送的時間和成本,也可以幫助當地或該國的產業不受到太大的衝擊。


 


而過去的經驗,這些物資和關注,在過了一兩個月之後,所有的團體都會陸續撤出,媒體的焦點也會轉移,接下來這些災民就得要面對著前所未有的孤獨,努力的繼續活下去。現在大家所質疑緬甸和中國的,大多關注在他們可能救災經驗不足,沒有足夠的救災專業人員器材和搜救犬等,但是這兩個國家其實最不足的恐怕不是這些,而是在救災之後心靈重建的部分,硬體的重建,以集權政府的威力和效率,只要規劃的真的得宜,其實會是很快的(唉,但是緬甸的軍政府,恐怕連最基本的都不會投入),中國大陸的諸多工程,不就是這樣一聲令下,萬丈高樓就平地起了嗎?但心靈的重建,十分需要專業的介入和持續的關懷,特別是在災難發生後的一年內,就會有許多的人會因為親人的喪生、家園的毀壞、身體的殘缺,無法謀生或無法自理日常事物而產生輕生的念頭,若不積極的輔導處理,將會產生極大的社會問題。晚上看新聞時看到溫家寶安慰孩童的方式是一直叫他不要哭,允諾政府會照顧他們,但這其實是一個錯誤的示範,因為他們此時需要的是同理心的對待,也需要哭作為情緒上的發洩(印巴震災的時候,巴基斯坦的大人和孩子因為傳統的教導,連痛苦傷心都忍住不流淚,造成很大的心理壓力),雖然我並不是專業的社工人員,但大陸這方面的資源我想是相對的缺乏(而緬甸就更不用說了),真是令人憂心阿!想起如「生命」這個紀錄片中那些失去親人痛苦許久沒有出路的人們,想起如救助協會的九二一恩典集「愛如千水成甘露」中,因為接受長期關心而露出笑顏的阿逃伯等等,就知道長期的心靈重建關懷有多麼的重要。(也因為這樣,基督教救助協會在九二一做了三年的重建工作,直到當時成立的家園再造工作室可以獨立運作,是最後一個撤出的團體)


 


寫到這邊,其實是想要提醒自己和大家,面對災難時我們有很多的不解和震驚,我們也會很希望能夠盡快的付出和投入,這都是人很正常的反應。但是災難並不只是一時之間,有些災難即使是過了多年後,若沒有好的心靈重建和醫治,在生活上沒有重新的恢復秩序,仍然會是很大的傷害和創痛。這些需要更多人的投入和持續關心付出,目前我只知道基督教救助協會募款,希望能夠將當時九二一的經驗分享給四川,並訓練當地的人能夠運用分享的經驗和教材持續做心靈關懷醫治與重建,如果有興趣瞭解的人可以到他們的網站參考(或按此直接連結),我覺得我自己在裡面工作過,知道這是一個會妥善運用捐款的機構,雖然募款的金額看起來並不大,但是救助協會一向都是用精簡的人力和成本完成工作,相關的募款徵信和工作報告,也都會在月刊中呈現,另外會進行計畫也都是能夠在當地有能夠合作的管道,確保這樣的經驗可以轉移長久的幫助當地,才會進行。同時我也希望能夠有更多的團體,在未來的時間,能夠投入醫療和心靈重建的工作,社會大眾也能夠持續的關注並為他們祈禱,現在讓我們一起陪哀哭的人同哭,並盼望有一天眾人的眼淚都要被擦乾,喜樂的笑容能夠綻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