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3日 星期六

Cradle Mountain健行(中)



在Cradle Moutain的小徑上,不時可以看見這樣草叢和樹林的交錯的景觀,其實這也是大自然演替的一種方式,當森林火災發生後,大多數的喬木灌木都被焚燬有些樹幹不容易燃燒的喬木,像是桉樹,會留下白色的樹幹,但是他們並未死去。而桉樹的樹葉本身卻富含油脂助燃,所以也被視為一種,刺激森林火災好擴張自己勢力範圍的方式),然後草開始茲長,之前Steve也提到這種低矮的草叢是wombat(袋熊)喜歡的生存環境,所以每當看到這樣子的景觀,我們的眼睛就一直留意,想看能不能運氣好碰到野生的wombat(通常晨昏比較容易)。而草叢之後就是小型的灌木,然後漸漸大型的喬木開始出現,變成森林,然後再不斷的輪替下去。

其實這樣的法則並不限於Tasmania,在台灣的山林也可以看到這樣的森林界線,而在崩塌地或是火災後,也是漸漸有一些向陽的植物、草類開始生長,慢慢的變成次生林,然後樹木開始長大......上帝創造大自然,設定了奇妙的法則在其中,雖然在不同的地方,看的是不同的植物種類和地景,但總是可以感受到那個背後的智慧。




有些路段則會鋪設這樣的小徑,一方便路面比較明顯,不致因為大家隨意亂走出許多路而找不到正確的路,也能夠避免遊客的踩踏而讓土壤過硬吋草不生,若是墊高的型態,下方也可以讓動物通過。



雖然澳洲的山跟台灣的山比起來,古老地層的山總是比年輕地層的山感覺平緩許多,但是背著很重的相機走起來其實也不太輕鬆,走到一個平緩的稜線上後,發現接下來還有讓人想哭的上坡不斷出現。



後來,我們來到了,「命運的十字路口」。

為什麼這樣說呢!當德國的草上飛阿媽,和日本的男生早就消失無蹤影,看見差距的距離,突然對於是否要登頂躊躇了起來,因為覺得前一天沒睡好,體力有點不足,這裡的山雖然還算緩,但也是有一千多公尺的高度。結果,遠方走來一個熟悉的身影,原來是我們的導遊Steve,他已經從另外一側的挑戰路線翻過山頂走過來,他跟我們說,他剛剛登頂時覺得上面風實在太強了,他本來打算要在上面等我們,但是覺得不宜久留,所以他建議我們就不要上去,因為也沒辦法看到什麼就得走了。後來他指了另外一條叉路,我們可以順著這條路繼續走,會經過溪流和另外一個山間的湖泊,最後會到免費接駁車的車站,我們可以自行坐車回到住宿的地方。



感覺路線難度降低後,就開始放心的注意周遭的小東西開始拍照了,像是這隻顏色十分美麗的蝗蟲。只要用心花點時間去尋找,就可以看見許多令人驚奇的小生物呢!



十分具有特色的植物,也令人驚豔!(回到台灣時,格外想念澳洲各式各樣特別的野花,後來居然在花店看見現在台灣也有進口澳洲的花材做為插花之用,覺得好新奇喔!)



又見山間寧靜的湖泊,清澈的水好冰涼,令人流連忘返,要不是考慮到天黑的時間,又沒帶頭燈在身上且路不熟,真想待晚一些呢!



走了好一段路,終於看到我們的目的地,前方如絲線的路,一直通往接駁車站,感覺還有好一段距離喔!而且雖然遠方看起來是一片乾乾的灌木和草原,但我們走著走著,卻進入了潮濕的森林中,感覺環境真的變來變去,好不習慣喔!


 


延伸閱讀(英文):
Bushfire-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Bushfire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