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7日 星期三

超現實的Henty Sand Dunes

續往西行,下午我們到了一個很神奇的地方,我們原本駛進一個普通的樹林中,但跟著Steve往前走,前面出現的是一個潔白乾淨的沙灘。


剛開始的時候以為就是一個小沙丘,接下來應該就是沙灘和大海了,沒想到根本不是這樣一回事,往前走才發現這個沙丘超級高的,大家後來都脫鞋下來走,因為我當時穿著登山鞋還要拿相機拍照,登山鞋很重而且還有襪子,我就懶的把鞋子脫掉,沒想到之後變成一個超級大錯誤...




沙子又鬆又軟,實在不好立足,而且踩上去又會不斷滑下來,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這個沙丘的頂端。



當我們站在沙丘頂的時候,四周所見的都是潔白的沙子,強風吹動沙子形成美麗的波浪紋路,當我們走過去時,留下一排長長的足跡。放眼望去,在遠處的邊界一面是森林,一面是海洋,而站在當中,又覺得自己像是站立在沙漠中心,但四周圍的景像又像是不該出現的海市蜃樓,美的很超現實,美的很不可思議。



偶然發現站立在沙堆中的枯木,有種蒼涼遺世的寂寞感...



站在沙丘頂的邊界往下看,是落差和坡度都很大的斜坡,十分壯觀,在此得要戴著帽子,不然猛烈的強風不斷吹著頭覺得頭好痛,但是一不注意帽子也是會被風吹走的。



當我還坐在沙丘邊緣思索,是什麼樣的氣候和地質造成這樣特殊的景觀時,突然發現大家跟著Steve走向沙丘的邊緣,原來,我們並不是從的較緩的原路回去,而是要從這個很陡的沙丘面上溜下去。



在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時,Steve早就像是有輕功一樣,咻一下立刻衝到下面,留下一條長長的痕跡。


其他人也就隨後一個個的迅速跟上,我在後面就趕快拍下這精采的畫面。很明顯的,果然還是Steve的輕功厲害,得要有「沙上飛」的功夫才能迅速下滑,而且雙腿才不會卡在沙裡動不了。


後來只剩下我跟wei傻傻的還在上面,但還是得下去,就...衝吧!不過在這一刻我了解到為什麼要脫鞋了,人果然不能太懶惰,因為光腳下去會比較好滑,穿著鞋子因為重,很容易會卡在沙裡面,而且下去之後鞋裡面全部都是沙子阿!我跟wei還故意卡在半空中拍照,後來抵達地面第一件事,就是不斷的倒出我鞋襪中的沙子。XD 回望剛剛下來的大斜坡,覺得真是太刺激了阿!


其實我已經不太記得當時候Steve是否有解說這個沙丘形成的原因,好像有提到這裡有強勁的海風吧!為了寫這篇遊記,我又突然繼續當時我在沙丘頂上的思考,到底這個超大的沙丘是怎麼形成的?不過搜尋了一下關於這個沙丘的資訊,多半都是告訴你如何抵達(位於Strahan小鎮附近等等),還有這裡除了自己走上去外,也有四輪傳動車子的玩法,(不過當時我們走上沙丘,感覺是很乾淨的,並沒有看到車子或是車子開過的痕跡,不知道是有劃分區域,還是時間不同所以沒有遇到),也因為看到這些車子,讓我想到了墾丁的港仔大沙漠和風吹沙地形。(幾年前跟朋友去墾丁玩時,朋友曾經租電動車請大家在沙灘上開車玩耍,後來我才漸漸知道當地有些非法經營的問題,另外這種玩法容易破壞沙灘,不斷的重壓會讓沙灘硬化,且造成沙灘上其他生物的危險,所以並不推薦這樣的玩法。)

墾丁的風吹沙也是十分特殊的景觀,會隨著季節而變化,當冬季來臨東北季風變強烈時,將海邊的細沙不斷向上吹拂堆積,而夏天進入雨季時,又會將這些沙沖刷帶回海邊,就這樣週而復始的循環著。所以我想Henty Sand Dunes之所以能夠堆積的這麼高而壯觀,一定是有固定而強大的風持續不斷的吹送,持續長久地堆積才會形成。

查了一些地理和地球科學的資料,我發現原來Tasmania所在的地理位置大約在南緯四十度左右,往西一直是無盡的大海直到南美洲的南端,另外我們以前在地球科學課學過,地表上的大氣環流,在緯度30度左右的副熱帶高壓帶將氣流不斷送向緯度60度的副極地低壓帶,又因為地球自轉的影響,在緯度40度-50度的那一帶,形成了西風帶(其實不會很複雜啦!國中地球科學而已,不要暈了@@),在我們位於的北半球是西南風,而在南半球則是西北風,在北半球因為有許多的陸地,所以西風相較起來沒有那麼明顯,在南半球因為多半都是海洋,沒有陸地破壞的影響,因此西風十分的強烈,我還查到有所謂的Roaring Forties之稱。

因此我推測應該就是Tasmania西半部受到西風常年的吹拂,將此處的沙不斷吹送堆積而成,而西風經過海洋也帶來了充沛的水氣,因此西部才會形成許多雨水充沛的溫帶雨林,跟東半部的乾燥截然不同吧!

可惜的是,同樣是壯觀的沙丘景觀,但是台灣墾丁的風吹沙地形,卻因為政府在此開闢了屏鵝公路,又為了讓「公路上不積沙」種植了木麻黃擋風,也就阻擋了沙子在不同季節原本的來去方式,而如今這樣的景觀也就沒有當年的情景了。很難想像明明是一個國家公園,竟然會有這樣子的土地利用方式。相較起重視自然資源的Tasmania來說,真的是差了一大截阿!令人深深的嘆息...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