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9日 星期二

Tasmania環島中的成長點滴

上週日時Zoe問起我Hobart的hostel時,讓我很想寫出,一直在我心中的遊記...



若單看我的部落格文章,但沒有從平常生活中實際接觸過我的人,可能覺得我是一個很勇於嘗試,旅行經驗豐富的人,說實話,也許相較起很多人來說,我是去了還蠻多地方,但我知道自己有許多不足之處,特別是對於陌生人事物,因為我的安全感很低,總是要小心翼翼先安撫好自己之後,才敢真正嘗試,骨子裡我知道我有那麼一點點反骨,也有那麼一些不愛認輸的因子,但其實很多時刻我是很膽小,有點任性和被寵壞的,其實也有那麼一點難搞。



2006年我到澳洲遊學時,其實出發前心中設定要前往的地方不多,確定的部分都有朋友可以接待,另外我也比較喜歡定點常住,慢慢融入當地生活感的旅遊方式,所以也沒有很貪心的想要去許多不同的城市。只是習慣墨爾本的生活後,那種想要挑戰去外面走走的不安定因子又浮現出來,我當初的設定是,至少Uluru(澳洲中央的大石頭)或是Tasmania島一定要去其中一個,其實說老實話,也很想兩個都去,但是光是要找能夠同行的伴就很困難,我知道很多人都會在網路上找旅伴,但因為我對於陌生人的安全感實在太低,所以還是從學校同學和朋友開始著手,找到最後本來想放棄的,沒想到繞來繞去,最後是國中同學weiwei決定從雪梨飛來跟我一起同行,而為什麼是去Tasmania,因為原本是wei的妹妹要跟我一起去,他覺得「綠色的地方好像比光禿禿的大石頭好」,想想真的是很有趣的理由呢!




規劃行程方面,因為我之前已經研究了不少,所以其實很快就決定好了,為了有不同的體驗,我們決定搭船過去,坐飛機回來,中間的行程部分,因為我對於和台灣相反的駕駛方式沒把握,weiwei開車也不熟,所以還是選擇跟團的方式,在比較了價錢和行程之後,最後剩下的是 Adventure TourUnder down under 這兩家,其實行程上是大同小異,但最後我選擇了Under down under這家,主要原因是我覺得相較於前者,他是地方性的公司,而且專門推廣Tasmania的行程,讓我覺得能夠得到在地視野的看法,wei也沒意見,因此就在網路上寫信報了八天七夜的行程。(直到現在在生態旅遊協會上班,才發覺自己當年就有這個概念,懂得去選擇在地的經營者和解說員)



Tasmania的藍天,變化多端的地形和景觀,湛藍又清澈的海洋,潔白的沙灘固然都叫我難忘,但更讓我覺得印象深刻的,卻是這個旅行團的本身吧!以前在台灣我不太愛跟旅行團,真的參加過的團體旅遊,通常都是為了有專業的解說員可以解說,而吃住交通一切都會照顧安排妥當的那種,第一次參加這種住小木屋或Hostel,部分餐點需要自己打點的旅程,說老實話一開始真的不知道怎麼準備。我們是搭船到Devonport,往西逆時針環島的玩法,由於西部比較荒涼,能購買食品的地方不多,餐廳更少,一開始我們的司機兼導遊Steve就帶我們到超市購買之後所需的食物,相較於其他人買義大利麵、青菜、蕃茄等從頭開始煮的人,我們在包包裡早就先放了一堆韓國的辛拉麵備用,只買了一些水果補充維他命C,第一天走完Cradle Mountain的晚上,在廚房裡面看著其他人認真做飯,當場覺得我們真的是很偷懶的台灣人阿!看到大家還會交換一下食材,一次煮多人份,因為我們兩個人算是新成員,也比較不熟,剛開始說老實話不太知道如何加入對話,只是默默的在旁邊聽而已。後來第二天晚上,熱情的英國女生海地,開了一瓶酒分給大家喝,樂於嘗新(樂於嘗酒:P)的我跟著喝了,慢慢也覺得比較能夠融入社交的對話之中,後來德國的奶奶看我們吃那麼多泡麵,還叫我們要注意身體健康,哈哈!





行程中每天的早餐,都是自己DIY完成,Steve準備了土司、各種果醬、穀片、牛奶、咖啡等等,自己可以選自己想吃的東西來組合,但這些工具和食物的上下車,並不是單由Steve一個人完成的,畢竟東西很多很重,另外還有我們自己準備的食物也要放進攜帶用的冰箱,全部都要塞在小巴士後面的行李車中,所以需要同團的人幫忙,只參加過台灣式旅行團的我們,剛開始不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加上只有我們兩個人是新加入的,所以剛開始的時候一頭霧水,看著大家一瞬間就把東西收好搬上車,也不知道自己該從何幫忙起,或是時間沒算好,還在搬自己東西時,公用的東西就全搬好了,覺得不太好意思,而且同車的三位女性都比我們年紀大些,還有一位是奶奶級的了。直到過了Hobart之後,原本的成員離開,加入了新成員,我們頓時變成了老鳥,當我們學會很快的開始搬東西,新加入的其他東方來的女生也開始傻眼時,Steve讚賞的看著我們說:Great! You two got it! (詳細內容忘記啦!大概是這樣吧!但印象中他講的更好)。其實我覺得這樣的方式對我們來說,不是我們不願意幫忙,而是有些文化上和經驗上的差異,就像是後來加入的新加坡、馬來西亞來的女生,他們也不曾參加過這樣的方式吧!所以不明白也還蠻正常的,不過後來抓到幫忙的方式,把東西幫忙收好放上車,還蠻有成就感的。



而且我也發現很有趣的是,包括我們自己,東方的女生出遊很習慣找人結伴同行,所以都是2個人一起,也許是我們也常被教育單獨1個人是危險的,不過西方的女性背包客,包括旅途中認識的德國阿嬤,他年紀也60多了,他一直也都是自己一個人旅行,他還跟我們分享他自己到大陸旅行3週的過程,整個就是沒在怕的,其實玩過一圈之後,我覺得就算是1個人出遊,跟著這樣的團體,其實也不是很困難的,特別是交通和住宿方面都已經安排好了。只是有時候攜帶的貴重物品,像是我當時帶的相機,後來不敢帶在身邊的手提電腦,如果有人同行,可以幫忙顧行李,感覺上還是會安心許多,特別是住在8個人一起的房間,又有不是同團的人,其實我多少還是有些防備之意,雖然不是要把所有的旅行者當成是潛在的小偷,只是有時候還是要自己多小心。



在一剛開始的西半部旅遊中,我們暗自的幫每個人給了一些綽號,像是爬山一馬當先,我怎麼也追不上的德國「草上飛阿嬤」,爬山速度超快,一瞬間就消失在眼前,我追了一段時間後直接放棄。幾乎每天都開一瓶酒請大家喝的英國淑女海地(一直讓我想到阿爾卑斯山的少女長大版);雖然體力沒年輕人好,但是獨自一人去過許多國家的德國阿嬤,一路跟我們暢談許多他的故事;同行年紀最小,在旅途中度過23歲生日的德國小帥哥;省吃儉用一瓶醬油的日本男生,大概就是因為我們都用綽號來談到他們,所以後來我一直記不太住他們的名字(也因為德文名字我實在不會拼啦!),還有不能忘的是我們幽默的光頭導遊Steve。在旅程中聽他們的故事,曾經去過的地方,真的是讓我開了眼界,也讓我對於在旅程中遇到許多的陌生人這件事情,從謹慎應對到真誠開放,後來當我自己有機會去旅行時,我也更願意去認識陌生的人,傾聽他們的故事。

 



這一趟8天7夜的旅程中,到後來我拍的照片越來越少,一方面是我不慎弄斷了眼鏡的鏡架不是很方便,另一方面是覺得,其實我的相機真的很難記錄下所有Tasmania的美景,真正讓我有更多收穫的,是在這趟旅程中所遇見的每一個人,是那些不曾注意到的事情,是在安靜的時候我獨自思考的想法,即使回頭再看照片,再看那些我曾蒐集的旅行資料,我開始淡忘許多的細節,但是當時候的感動,卻一直的在我心中迴盪。



====

回來後我發現,很多人不清楚澳洲的位置在哪,更別說是Tasmania了,還有人一聽到這個名字,想到的卻是馬達加斯加島(被卡通影響?)。其實Tasmania位在澳洲大陸的右下角,12月到4月是旅行的旺季(其他月份氣候較冷,日照也較短),而我參加的旅行團"Under down under",我一開始沒注意,只是覺得是很有趣的名字,好像繞口令,後來仔細一看才發現,因為澳洲也被稱為"Down Under",因為澳洲位於南半球,形容他在人口文化匯集的北半球之下,而在"Down Under"之下的那個島,不就是"Under down under" 了嗎?有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