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9月27日 星期六

【雪山登頂】9/27第二天 下半段

行程:三六九山莊(換輕裝)-->黑森林(午餐)-->圈谷-->碎石坡-->雪山主峰-->三六九山莊(晚餐、住宿)


 
四個人圍成雪山圈谷的樣子,但因為蹲不下去了,姿勢超爆笑

  我算是最後幾個到達三六九山莊的人,此時也不過九點多吧!平常假日這個時候都還在睡覺,沒想到已經登上一座高山了,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稍微休息了一下,因為晚上在這邊住宿,所以可以不用背整個行李上去,帶小背包,裝食物和水就好了。因為晚到,所以休息的時間也不多,很快的就要去攻雪山主峰了,因為中間黑森林的部分,聽說岔路很多很容易迷路走失(在第一天一來的車子上嚮導已經說了很多恐怖的故事了,我們也在七卡和三六九山莊看到好幾個尋人啟事),所以一定要跟上隊伍前進,另外也考慮到回程會天黑,所以時間上不能有所延遲,必須跟上大隊出發。

  一開始是一連串「之」字型的上坡,在隊伍的後方看過去蠻好玩的,雖然覺得自己有一點累,不過還不算太難走,而且因為前面很多人,走走停停,但是看到剛剛跟我一起走來的Apollo看起來很辛苦的樣子,有一點擔心,不知道之後他是否可以走上去。到了黑森林的入口稍微休息一下再進入,森林真的很美,筆直的冷杉,地上鋪滿了苔蘚和蕨類,大部分的登山是在凌晨時走這一段路,大概也是因為這樣才叫做黑森林吧!一路上對我來說比較難走的路,是有些部分有倒下的杉木,必須從上面爬過去,樹皮又很滑,對於體育不太好腿又不夠長的我,真是一大考驗,大部分的路都還蠻好走的,不過還是要小心看路,免得迷失,走著走著,我發現我又漸漸的跟大隊越來越遠,不過我也比較喜歡這樣子走,因為走在前面很容易走走停停的,我比較喜歡依據自己的速度走,比較不累,也比較喜歡安靜的感覺。但是森林雖然很美,走了很久發現自己還是在森林裡,覺得好像沒那麼好玩,還好白天走蠻容易辨識路的,一路上都可以看到指標牌,也稍稍可以遠望前面漸漸分成一小隊一小隊的蹤跡。中間經過一片天然泉水湧出的小瀑布,很漂亮,不過因為不敢喝太多水,所以就沒有去嘗試,在我之後有些人有喝,說水質非常的棒很甘甜喔!

  好不容易到了曾經有熊出沒,並且有熊爪印留下的地方,也追上了大隊,大家已經在這邊停下吃午餐了,我看了一下巨大的抓痕,就找地方坐下來吃午餐,不知道台灣黑熊會躲在哪裡呢?看到這麼多人也不敢現身吧!吃到一半的時候大隊已經休息夠出發了,我們這後半隊繼續休息了一下,漸漸天色開始變的不太好開始飄雨了,所以我們也很快的收拾東西穿上雨衣準備出發,這時候突然看到了很亮的黃色雨衣,原來是有人是消防隊員,帶了他們的制服雨衣出門,真的很明顯,黑熊想必遠遠的也看見了吧!(其實我穿著借來的紅色Gore-tex雨衣雨褲也是亂明顯一把的)。本來以為一下子就可以出黑森林,沒想到還有一段路,而且後面的路也不太好走,加上下雨,覺得走起來開始覺得有一點辛苦,也開始詢問嚮導到底還剩下幾公里要走(嚮導很有智慧的避開最後的距離,一直告訴大家黑森林出口只剩一些)。用著剩下的體力,一直激勵自己都來到這裡的,一定要走完不要回頭,好不容易走到了黑森林的出口,重見天日。(中間也聽說Randolph和Apollo好像半途不行了,因為高山症不舒服)

  往前走了一小段到了雪山圈谷,這時候已經快要累到不行了,但是圈谷實在美麗,升起的雲霧遮蔽了視線,讓我無法完整窺看圈谷的全貌,但卻有一種神秘的感覺,原來在台灣的高山上,居然會有冰河的遺跡,真的是好奇妙阿!上帝的創造真的是超乎我的想像。接下來我又看了一眼快要到的雪山主峰,說是快要到,但是卻遙遠的藏在雲霧之中忽隱忽現,而且,最後的一公里永遠特別久,加上這一段路幾乎都是碎石路,路的右邊看下去,都是一路碎石坡下去,看起來有一點恐怖,我其實是怕高的人,看到這樣不太穩固的路和高度,覺得有一種腿軟的感覺,雨點一直落在眼前,覺得真的好累好累,好想放棄,但是都已經走到這裡了,又很不甘心,只好一路走下去,這一段一起走的人是也快要不行卻一直可以撐下去的Bruce,一直被我們速度擋住,最後快點衝上去的air,還有一位是sis的員工,叫做倍興(之前不知道這麼寫,以為他的綽號叫"背心"ㄌㄟ),蠻謝謝他一路幫我很多忙。最後的一段,我很明白自己其實已經沒有什麼體力了,天氣非常的冷,冷到已經沒有什麼知覺,腿也累到不行,走十步路就需要喘一下,後面有一些攀爬的坡我都需要別人拉我一把,一路上去,先前的隊伍也陸陸續續走下山了,我才走到一半,(這一段才真的是名符其實的哭坡阿!)我心裡只能喊著,主阿給我力量吧!還想著,山上有人煮熱咖啡給我喝,(Bruce一路上都叫著熱咖啡熱咖啡),憑著ㄍㄧㄥ住的意志力,終於爬到山頂了。

  剛走到山頂人都傻了,呆呆的站在旁邊,等著別人拿小紙杯裝熱咖啡來,喝了四五杯才有點恢復溫度,覺得自己剛剛真的是好累好辛苦喔!真的是天殺的委屈,自己虐待自己,但又覺得好感動自己還是撐完了最後一段路,所以先偷偷哭了一下,繼續去搶熱咖啡喝,抱著水壺覺得溫暖一點,看著山地嚮導繼續去煮熱咖啡,覺得他們真的是好厲害喔!因為山上當然沒有水,沒有爐子,所以這些熱咖啡,都是他們三個人,一個扛爐子和材料,兩個人扛著八九十人要喝的水一路上山,真的是好厲害阿!佩服到不行,我的小背包輕到沒什麼重量都已經快要沒力氣了耶!

  好不容易僵掉的臉可以稍微動了,當然不能放過快點拍雪山登頂的紀念照,其實還是笑得很僵啦!本來我以為我已經是最後爬上山的一隊,沒想到還有一個女生阿春跟著嚮導走上來了,大家都嚇了一跳,因為其實這兩天他也一直都是走在隊伍後面,屬於跟不太上隊伍的那一型,沒想到因為嚮導很好的帶領和他自己的意志力,也攻頂了喔!本來大家又以為他們是最後一隊了,但是更嚇人的是,遠遠聽說,Apollo爬上來了,我嚇了一跳,因為我一直以為他很累,在中途就已經折返了,沒想到他還是慢慢的繼續往前走,也攻頂了,後來聽說他是怕大家都攻頂他一個人沒上去回去會被笑(因為他為了爬山,幾乎所有的裝備都買齊了,花了很多錢),不過這份毅力還是很令人欽佩。讓我很感動的是他的好朋友松鼠先生,一路上他一邊走就一直回頭看Apollo是否有跟上,之後自己也很累了,他還一直等著Apollo,男人的友情也是很值得欣賞的。

雪山登頂紀念照,快要凍死了,勉強擠出笑容


  過了不久很奇妙的,雲霧開始散開,遠處的山頭也露出來了,好像是上帝給我們的禮物一般,前面下山的人沒有機會可以看到,這群走在最後的攝影同好當然不放過這個機會,趕快捕捉鏡頭,我看了一下景色,覺得自己身上的溫度一直沒有辦法回升,而且我也知道自己其實走下坡反而走的不快,很怕自己到天黑會走不出黑森林,對我來說會是很大的負擔,所以我就跟嚮導說我需要先離開,因此我就跟倍興還有一位山地嚮導一起走。

跟在山上辛苦煮咖啡的原住民嚮導合照,中間那一位唯一沒戴帽的就是陪我走下山的原住民嚮導


  下去的碎石坡對我來說比上去更辛苦,因為眼睛很容易會看到山谷,心裡會覺得害怕,已經很累的腿要撐住整個身體下山,非常的累,有些不好走的坡,我乾脆用上次去爬大尖山的絕招,屁股慢慢滑下來,其實看起來是很滑稽的,但是我覺得對我來說這樣比較好下山也比較穩,我就開玩笑的跟那位一起走的山青說:「你有看過有人這樣下山的嗎?」他一面笑一面回答我:「從來沒看過啦!」前面的一大段下坡路,我用著非常慢的速度前進,還好山地嚮導和倍興都很有耐心的等我走下去,後來遇到嚮導宜靜稍微教了我一下下山使用登山杖的方法,有走的比較順一些,到了圈谷,休息一下,順便再看一下剛剛被雲霧遮住的圈谷,覺得走的慢還真好,想看的景色都看到了。

  天色漸漸的暗了,我也開始鞭策自己一定要在天黑前走出黑森林,至少我印象中我很難過去的那幾棵倒在地上的大樹,我一定要在視線看的清楚的時候過,不然真的會很慘,因為一直不停的趕路,走到黑森林大概一半路程的時候,我們有趕上前面的隊伍跟著一起走,也鬆了一口氣,至少不會離隊太遠,也開始明白趕早黑和趕晚黑的不同,嚮導說爬山寧願趕早黑,因為天色漸漸明亮會讓人覺得越走越有力,而現在我正是在趕晚黑,希望能在天色黑暗前回到營地,天色越來越暗會給人心裡有一種壓力,其實也會比較耗損體力,這個時候萬一是迷路的話,面對的是完全的黑暗更找不到路,心裡就會非常的慌張。當我走出黑森林時,還能夠用下的日光辨識前面的路,接下來就是一路之字坡下去,從腳到小腿到膝蓋都是疼痛不已,但是看著遠處的燈光,想著晚餐,還是一路一邊顛一邊忍著痛,走著最後漫長的一段路,終於到了山莊,這個時候大概是晚上六點吧!剩下的最後一隊大概是六點半回到營地。

  回到營地其實累到沒有太多胃口吃飯了,最想喝的還是熱熱的薑湯,晚上的星星很美,而且三六九的視野又比七卡更好,但是外面的氣溫冷到不行,冷到能不去上廁所也不想去,稍微噴了一點Randolph的肌肉酸痛的噴劑,換了乾淨的衣服,就坐在床上不想動了(而且因為睡到上舖,那個爬上去的樓梯是一根木頭刻了幾個凹洞,中間都隔很遠,我本來就不太高,腿又痛的要命,好不容易爬上去就不想下來了)。晚上的溫度很低,我睡在睡袋裡面外面還罩著外套,晚上還是被冷醒幾次,本來他們約好半夜要起來去拍星軌,不過我醒來好幾次,都沒看到有人起床,大概太冷了不想動了吧!


2003年發表 / 行程2003 9/26-28

原文刊載於心靈小憩
並刊載於 大自然會訊 96期 2004/09號(台北市大自然教育推廣協會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