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9日 星期日

[宣]黑色幽默─我的墓誌銘[小金人擂台賽Day19]

小金人擂台賽Day19
黑色幽默─我的墓誌銘


 


雖然在七夕之後看到這個題目,心中產生了一個很大的落差,但我覺得這是一個很棒的問題(雖然也是很難回答),其實在教會中也好幾次聽到牧師在講道中詢問大家:「你希望你的墓誌銘上寫些什麼?」因為可以讓大家思考一下,希望自己這一生作了些什麼?完成了哪些理想?希望是以什麼樣的形式,被後人紀念?


 


高中在吉他社的時代,我曾經抱著吉他反覆著唱「歌」(這是歌名,是羅大佑將徐志摩翻譯的一首詩譜曲的民歌),當時我覺得,若是哪一天走了,可以這樣逍遙而淡然的,也就好了。


 




詞:徐志摩翻譯自英國女詩人Christina Georgina Rossetti的作品"SONG",羅大佑改編
曲:羅大佑


 


當我死去的時候
親愛 你別為我唱悲傷的歌
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 也無須濃蔭的柏樹


 


讓蓋著我的青青的草 淋著雨也沾著露珠
假如你願意請記著我 要是你甘心忘了我


 


在悠久的昏幕中迷惘 陽光不昇起也不消翳
我也許 也許我還記得你
我也許把你忘記


 


我再見不到地面的清蔭 覺不到雨露的甜蜜
我再聽不到夜鶯的歌喉 在黑夜裡傾吐悲啼


 


在悠久的昏暮中迷惘 陽光不升起也不消翳
我也許 也許我還記得你
我也許把你忘記



 


而現在的我,其實還真不甘心讓大家就這樣輕易忘了我阿!而我的個性,一直都是趨向於過於認真的那一頭,而不是飄逸逍遙型的,實在很難這樣瀟灑的說再見。但從小身為一個基督徒的我,一直相信也知道,我來到這個世界,其實也只是一個過客,有一天,我要回到我的家鄉,跟我的天父永遠的在一起,也要在天上跟大家相聚。這樣子的盼望雖然有些令人難以置信,有時候也不那麼容易接受,但卻一直擺在我的心裡。


 


我的墓誌銘該寫些什麼,其實我也不是很清楚,也許是因為,我對於我這一生該完成的大目標,覺得還不是那麼的清楚。若真要寫,到現在這個階段的我,也許會希望被大家記得的會是:


 



「這是上帝可愛的小女兒,他來到世上認真的做好每一件小小的事情,認真的跟每個人相處,現在他回家了,想他,就來天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