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2日 星期三

[宣]攝影題:你的窗外[小金人擂台賽Day22]

小金人擂台賽Day22
攝影題:你的窗外


 


自從換到現在的工作之後,好像就少了很多時間,去靜靜的凝視窗外。


 


即使上一份工作是在人潮洶湧的台北市,但是我覺得內湖這個地方,感覺比市區更多了一種煩悶和無奈,連夏日的中午,都因為過多的辦公大樓反射而令人感覺炎熱不耐。現在辦公室的座位剛好就在整個辦公室的中心附近,離窗戶很遠,大概要像今日下午打了好幾聲雷,才突然發現,外頭下雨了,不然也很少有機會抬起頭看看窗外。等到真的站起身,早已是天黑時刻。


 


之前的工作,剛開始是在我家附近的地下室,連個窗戶都沒有,中午還要特別出去感受一下今天天氣如何,才不覺得自己是一隻地鼠。所以換到九樓的辦公室時,剛好座位後面就是一片窗戶,望出去就是捷運站,雖然因為西曬的緣故,還是做了窗簾檔起來,但是有時候我會悄悄的打開看一下窗外,或是趁著整理老闆的辦公室時,從高處偷偷窺視著來往的人群,和忽然進站的捷運列車。


 


俯視南京東路捷運站


 


但上班的時光難免匆匆忙忙。去年我自己給自己放了半年的長假,這才是我真正能夠靜下來欣賞窗外風景的時刻,好像又回到了凝視著海岸山脈和中央山脈的研究所時代。


 


在墨爾本遊學的語文學校,旁邊是一個很大的公園和高級住宅區,中午過後是我們自修的時刻,我喜歡挑一個靠窗邊的位置,做聽力測驗或是看我花了很長時間才看完的小說"Kitchen God's Wife"(Amy Tan),累的時候便抬頭看看窗外的風景。墨爾本沒有什麼很高的山,但卻有很多小小的山丘,學校就是在一個小山丘上,從窗外望出去自然視野很好。教室的窗外則是一棵尤加利樹,開花的時節有很多貪嘴的漂亮鳥兒來吃花蜜,害我有時候上課無法專心。



 


到了美國陪伴爺爺奶奶的一個月,除了拜訪Wind的那幾天,每天我都從舅舅家出發,就一整天陪著他們到吃完晚餐回去。下午他們睡午覺的時間我也睡不著,就想辦法抓到微弱的無限網路上網,或是帶著一本書閱讀,偶而望向窗外的小小院子。這一兩個小時我享受著一種淡淡的寧靜,但也是激動著的,就像是每次我看到這張照片一樣,覺得自己能有近一個月的時間來陪伴他們,真的是好值得,爺爺奶奶年紀這麼大了,又遠居在美國,奶奶的身體不好,又跌倒骨折當時正在慢慢復健,每次凹了半天好不容易讓他願意練習走路,他邊走又說著,我老了,沒有辦法坐飛機回去看你結婚了,快點找個男朋友吧!雖然面對這樣的問題,有時候我也覺得很不想回答,畢竟這也不是我努力就能夠變出一個男朋友讓他們安心的,但我也知道他們的心阿!尤其是天天在睡覺都跪在床前,為全家禱告的爺爺,每次看到他禱告的背影,我都好感動好感動。


 



 


爺爺生平最大的興趣就是種花,除了小院子外,門外的小花圃其實也有很多爺爺的心肝寶貝。小的時候我常常覺得爺爺有綠手指,不像我在花蓮種了好幾個盆栽最後都枯死了或淹死了。但自從奶奶生病,爺爺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照顧奶奶上,每天早上出門買菜,煮飯,就少了很多時間去照顧他的小花園了。不過小院子中的九重葛,依然努力的盛開著,就像是我孩童時代,在爺爺家的陽台玩耍時,那一盆盆盛開的九重葛。每天看著窗外的天空和爺爺的花朵,我開始盤算著,有可能再留久一點陪伴他們嗎?也很怕自己回到台灣找工作之後,就很難請這樣的長假來陪伴他們了。但這樣的掙扎我只悄悄留在心裡,在窗前的小餐桌上,我每天如常陪伴他們吃飯,洗碗,度過那一段美好的日子,也在心中拍下了只屬於自己的幸福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