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9日 星期四

[宣]美食大觀園之我的家鄉味[小金人擂台賽Day9主題]

小金人擂台賽Day9
美食大觀園之我的家鄉味




要寫家鄉味,首先,要知道,什麼是自己的家鄉。




對我來說什麼是家鄉,好像是很複雜的,我在雲林的虎尾出生,在南投的竹山報戶口,在台北長大,曾經到花蓮求學兩年。其實,曾經住過的地方,對我來說,都有一種莫名的連結感,有時候突然看到某些影像或是物品的時候,那種淡淡的鄉愁感,竟會在心中悄悄浮現。



就像是當我在品嚐不管哪裡的蕃薯的時候,第一個浮現在我心中的影像永遠是竹山。當我在花蓮的時候,跟同學常常在週末一起到市區吃「台北牛排」,雖然常常在笑為何花蓮的牛排店很多都是台北牛排的集團,但是也許台北兩字也給我一種熟悉的安全感。



當我離開花蓮的時候,常常跟同學聊阿聊的,就會聊起林森路上的加蛋蔥油餅,一口咬下時突然流出的燙口半熟蛋汁;花蓮的餐後紅茶,很多都是從某一間批發行買的營業用紅茶包,裡面有一種特別的決明子紅茶味,剛開始喝慣了都市的「類立頓紅茶味」之後會覺得有點奇怪,但是越喝越好喝,後來還覺得台北的紅茶都少了些什麼;想念花蓮特別的棺材板,自創了好多種不同的口味,從沙爹牛肉到鳳梨蝦球都有,然後再配上奶茶,超享受的:自強夜市的第一家烤肉,是很難找到這樣便宜又好吃的烤肉阿!雖然每次去都要排好久,但是真的值得,很想點一個大花枝,牛肉豬肉包蔥的卷,雞腿也不錯,甜不辣刷上烤肉醬也是超讚的啦!如果有別人開車,我真的很想配啤酒試試看!市區的海埔蚵仔煎的醬很好吃,讓不敢吃蚵仔的我也願意吃(但週末人太多有時候品質會差一點,建議週間去吃),而他的蛤仔湯真的是絕品,每一個都是選過的又大又飽滿,有時候身體不舒服的時候,我都很想念那一碗湯。然後花蓮的「台式日本料理」我也很想念,上次跟min一起去吃小巷亭的時候,菜一上來我就說,天哪!這讓我想起花蓮的「田村」阿!雖然很台,但算是便宜又好吃。另外還有電影院前的沾醬雞排、美兆廚房的醉雞,市區小小間的包心粉圓、仙草茶......只要一想起這些食物,就有一種幸福的感覺,還加上對於自由自在學生時代的想念回憶阿!



然後,最近一次讓我對於食物產生鄉愁的,竟然是發生在「101大樓的Jason's Market」。



陪朋友一起逛超市的時候,我們走到了賣酒的區域,在冰櫃中看見了VB熟悉的咖啡色瓶身綠紅標籤(Victoria Bitter),這是澳洲很有名的啤酒,蠻喜歡他入口的香氣和收尾的苦味,有一種成熟的大人味吧!想起去年我一個人在雪梨魚市場,先去買了瓶VB來配龍蝦的美好回憶。還有在去年生日的時候,跟Hawthorn的同學一起在Lygon St的某間義大利餐館,大家點了啤酒一起舉杯的歡樂。

VB 在雪梨魚市



另外在紅白酒區,我開始在找我在澳洲時喝過最多次的一瓶紅酒,Brown Brothers 的Everton Red,在超市中有2004年的,但我在網站上已經只看到2005年的了,我印象中我去年喝了兩個年份(2003,2004)的,我記得2003年的是最好喝順口的,可是好像找不到了。這一款是eva的某個朋友推薦的,我也覺得很適合台灣人會喜歡的口味吧!充滿了果香,順口不澀,帶有淡淡的甜味(但不像台灣一般的葡萄酒那樣的甜)。





然後我又開始努力的找起另外一瓶白酒,但是沒找到,其實這個牌子在台灣算是很有名的,就是有個跳躍袋鼠圖案的「Yellow Tail」,台灣有代理商,這個牌子算是澳洲的葡萄酒中平價的牌子,在超市中很容易買到,也好幾次看到Safe Way有在打折。朋友weiwei跟我說他很多朋友到澳洲來都指定買這個牌子的酒帶回台灣,雖然我是覺得,既然台灣都已經有代理了,何必要買可以買到的酒,反而應該收一些在澳洲境內才可以買到的酒阿!但結果到最後,我還是忍不住的扛了一罐我很愛的Yellow tail的白酒回去。(誰叫我在Brisbane轉機要等那麼久XD)



這一罐也是有特別的回憶呢!我跟好友weiwei兩個人去年十月時一起到澳洲的Tasmania跟團環島了一圈,這真的是我沒想過的機會,因為常常都覺得朋友結婚過後,就不太可能有跟他單獨一起出去旅行的機會,沒想到陰錯陽差之下,我們兩個就去開開心心的環島了一週。這個團的成員是很特別的,一剛開始有德國籍的老阿嬤,德國籍的爬山超快的女健將,英國的大方Lady,德國的小男生,我們兩個,還有導遊光頭帥哥Steve,一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兩個其實很不懂得這種外國旅遊團的玩法,晚餐要自己準備有廚房可以煮,早餐要幫忙搬上車等,但是相處了幾天,我覺得好喜歡這樣的旅遊法喔!有一天晚上,大方的英國Lady 海蒂就開了這一瓶酒(其實前一天我也喝了他的紅酒:P),我嘗了一口就覺得很喜歡,有一種我喜歡的清新檸檬香味,也有點淡淡的柑橘味,是一種很清新的調性,而且喝起來不澀(畢竟我不是品酒專家阿!我只喜歡順口的酒),我拿給不太碰酒的weiwei嘗了一下,結果他的接受度也很高,也覺得很喜歡這種清新的白酒。



後來更好笑的是,我們一起回到雪梨之後,兩個人就憑著記憶去Safe Way找這一瓶酒,想給她老公和她妹妹驚喜一下,其實他們平常是不太喝酒的,又才剛搬到澳洲工作還不是很長的時間,所以家中也還沒有買酒杯。結果為了這一瓶酒,我跟weiwei又跑去QVB的樓下挑了一組酒杯,在wei的妹妹的男朋友來家裡吃飯的那一天,一起暢飲這瓶白酒。



當我突然從一種陷入回憶而找酒的衝動中醒過來的時候,我才發現,也許,在我心中,澳洲也是我的家鄉了吧!我在那邊認真生活的每一刻,都已經存在我心中,即使超市中還可以看到來自歐洲、中南美洲的好酒,但我卻沒有看到那些,只是不斷的在找澳洲的酒瓶和包裝,只為了尋找,那心中的家鄉味阿!



 (還是要提醒您,飲酒過量,有礙健康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