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31日 星期一

您啟程了,前往登下一座不可見的高山

今天忙完了黃伯伯的追思禮拜,這陣子的忙碌也算是告一段落,也來記錄一下最近的感受和想法吧!


 


之前曾聽毛球提到他父親的時候,通常都是與攝影和登山有關,但當時我也不清楚原來黃伯伯是這麼赫赫有名的人物。記得前幾年我一直很想走八通關古道,毛球說他爸爸走過,有機會可以請他爸爸辦個團帶我們一些好朋友一起走之類的,但是後來一忙也就沒有下文了。就在今年,聽毛球興沖沖的說,過年的時候要跟爸爸走一趟八通關,而且是從南投一路走到花蓮出來,一聽行程就知道我是無法走這麼困難的路,當然只能喊加油啦!當過年我們家正在台南安平古堡欣賞風景,接到毛球打來的手機講他即將要出發,之後他們走的山路也就不是可以聯絡的到的,當時我也沒有問毛球大概什麼時候會下山。


 


但就在我才剛開始去上班,跟著一群人出差的第五天即將要回到台北時,聽到老闆正在用手機聯絡朋友,說也許有機會可以接到他們口中的「黃大哥」下山,這樣的電話聽到第二通還是第三通,我終於想起毛球在山上這麼多天也該下山了,而且毛球也姓黃,該不會是有相關的吧?於是我拿起手機打給毛球,一打手機居然通了,毛球說他們剛下山,只能說世界真小,原來黃伯伯是我現在上班協會的常務理事,但因為我們已經往北行,另外車子的座位無法塞5個人,所以也就跟他們擦身而過。


 


原本應該是有很多機會去好好認識黃伯伯的,尤其是當時很快就要開常務理事會了,結果一直都聯絡不上他,想說請毛球幫忙找找看,沒想到就在那一天黃伯伯突然心肌梗塞,自己到醫院求診,卻因為沒有加護病房的病床,又被迫轉院,一直到了晚上七點才進行手術。原本覺得應該會慢慢康復起來,沒想到病情急轉直下,在短短的幾天,黃伯伯就因為併發腦溢血而過世了。後來,只能藉由許多人的口和文章,慢慢的拼湊出黃伯伯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物。


 


我覺得這樣的消息對我來說是很震驚的,很難想像一個好好的人,上山就像走平地的人,怎麼會突然就這樣離開了。我也想到差不多年紀的我爸我媽,如果我也面臨這樣子的衝擊,我是否能夠接受(我想對我來說也是很困難的)。所以在幫忙黃伯伯的追思禮拜時,我也同時在思考如果是我,我會如何處理如何面對,有時候坐在客廳跟爸媽一起看電視,想著如果我爸不是坐在他習慣的寶位上,那又會是什麼樣子?除了感到生命的無常以外,我更感到信仰的重要,雖然至親的人隨時都有可能離開身邊,但是我的信仰告訴我,有一天我們將會在天堂再見面,有些時候我們不是很明白上帝的旨意,為什麼有些人要先行離我們而去,我們巴不得我們所至愛的人永遠的留在我們身邊,但其實人生不過是漫長生命過程的一小部分,我們現在活在世上,其實就好像是一個離開家旅行的人,有一天,我們要回到的是真正的家。之前聽到黃伯伯曾爬了好幾座八千公尺以上的高山,如今,他又啟程了,他現在在的地方,比那些高山還要更高,說不定天國也有好多高山讓他不斷的挑戰呢!


 


=======以下是工作心得的分隔線 ===========


其實以前我也很少有參加朋友父母追思禮拜的經驗,也比較少有機會去協助這樣的工作,原本只能用自己頭腦想到需要完成的事項去幫忙或叮嚀,還好以前工作中有超強的同事中鳳姊可以詢問,從拿到手上幫助家屬的流程圖,也才建立了從「臨終關懷」->「遺體安置」->「追思禮拜」->「哀傷輔導」等的觀念和詳細運作,也很佩服像是中壢浸信會這樣的教會,可以幫會友和家屬處理許多的事情,讓他們不會太過勞累,也能夠設計創意的追思禮拜,讓家屬和朋友都能夠留下深刻的印象。我以前上班的單位還曾經辦過基督徒的喪葬研習會,可惜當時沒有機會去上課,這次的經驗讓我深深感覺,處理這些事情真的是要有智慧,也很需要很多有概念的人一起來幫忙。


 


今天的追思禮拜我幾乎都在下面幫忙收奠儀,沒有機會參與全程,但我覺得這次建議他們使用的「共同佈置」方式還不錯,可以跟大家分享。以往大部分的喪禮和安息禮拜,會場可能就會收花籃或是一些罐頭等等,以前我阿公阿嬤過世的時候,我會覺得不同地方送來的花籃很混亂,簽收和擺放的時候也很麻煩,另外儀式結束之後很難處理,也留下了蠻多的垃圾。這次就是由家屬自行決定會場要怎樣佈置,如果希望能夠用送花籃的單位,就可以聯絡委託統一佈置的花店,認購希望共同佈置的金額(也可以拿到發票報帳),而當場會有一個牌子介紹參與共同佈置的個人或單位,這樣不會有過多的花籃無法處理(也比較環保節約),整個佈置的色調和感覺也能夠統一,另外也可以分攤家屬的負擔,可以給大家參考看看。